精彩小说尽在拇指团阅读小说网!手机版

拇指阅读 > 男频 > 奇幻 > 阴缘错妖君来势汹汹宋三月陆九霄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地址)

阴缘错妖君来势汹汹木叶

木叶 著

奇幻连载中

木叶所著小说《阴缘错妖君来势汹汹》、主角宋三月 ,陆九霄在线阅读。小说主要讲 述了宋三月在家里写着作者,听到了门响便打开了,是快递小哥,给她送一个包裹,她什么都没有

10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9-12 09:54:42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手机app阅读收藏书架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木叶所著小说《阴缘错妖君来势汹汹》、主角宋三月 ,陆九霄在线阅读。小说主要讲 述了宋三月在家里写着作者,听到了门响便打开了,是快递小哥,给她送一个包裹,她什么都没有定,为何会有呢?打开来没把她吓死,是一个带血的眼球,她慌忙的扔到了小区的垃圾桶,可是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她总感觉窗户外面有个眼球在看着她,还有那个快递小哥又来了..............

《阴缘错妖君来势汹汹》免费 试读

宋三月出了一身冷汗。

她被钉在了木板上,动弹不得,还有四个人抬着木板呼呼地往前走。

最前面还有个浓妆艳抹的喜娘,拉着又长又细的调调:“琉璃月,血衣抛,冥妾请上引魂桥……”

“引魂桥?什么地方?”

没有人回答。

宋三月斜着眼去看抬板子的人,却发现那人一张脸煞白煞白,腮边有浓重的红,五官也夸张的很,像是被人画上去的。

而他们穿着的长袍,红得如同血染。

喜娘一眼瞪了过来,只有眼白的瞳仁散出黑雾,宋三月嘴唇像是被粘住了,一个音节也发不出来。

一行人抬着宋三月,呼哧呼哧地穿过密林,来到一处宅院。

古代的高墙大院,门前两棵百年柳树,红门斑驳,从门下经过,有什么东西滴下,正落在了宋三月的鼻梁。秀丽的鼻尖微皱,嗅到浓重的腥臭。

到处都黑漆漆的,没有任何光亮,诡异森森。

唢呐声响起,催命般的,指引着某个方向。

喜娘带着一行人循着声音的来源过去,穿过层层回廊,在侧室见到那个颀长的背影,着黑色长袍负手玉立。明知他们来了,他却还是定定地站立,抬手挥退了所有人,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下他和宋三月。

黑暗中,脚步声越来越近。

粗砺的指节在娇嫩的身躯上游走,最终停留在眉心,细细揉捏,火焰形状隐隐浮现:“这个,什么时候有的?”

话音刚落,微弱的光芒自眉心亮起,宋三月眉头微皱。

面前的人戴着狰狞的青铜鬼面面具,看不到五官,入眼的只有一双猩红眼眸!

瞳仁微微眯起,危险的意味越来越浓。

“什么时候有的?!”他不满地加重语气。

“最、最近两个月……”宋三月吓得有点磕巴。

“很好,即日起你成为本君的侍妾,聘礼择日送到府上。”

……

几天过去,本来宋三月已经快要把这件事忘记了,照常坐在家里写作业,突然接到一个电话:“你好,有你的快递。”

明明没有买什么东西,怎么会有快递?

宋三月疑惑地把门开了一条缝,果然看见一个穿着工作服的小哥哥,戴着鸭舌帽,手上提着快递盒子。

她习惯性说了声谢谢,接过纸盒放在茶几上,徒手撕开,瞳孔骤缩。

“啊——”

呈现在眼前的,竟然是一只带血的眼球!

像是还在人体里,眼珠子骨碌碌直转,最终对上了宋三月惊恐的目光。

爸妈都去工作了,家里只有宋三月一个人,她火速封上快递盒,还特意用胶带缠了一圈,拎着盒子扔进小区垃圾桶。

回到家里,倚着门板的宋三月还是惊魂未定。

可能是谁故意吓她吧?毕竟她在班里一直是被歧视被捉弄的那个。

宋三月抚了抚胸口,转身走到自己房间继续写作业,书桌正对着窗户,今天不知道怎么搞的,总是觉得窗户外面有一双眼睛盯着里面。

握笔的手滑了下,白纸上形成一道长长的痕迹。

宋三月心烦意乱,干脆把那张纸撕掉,重新誊写。

刚提起笔,眼风从窗户边缘掠过,瞧见一个黑影直直地站立,愣神的工夫,黑影抬手敲了敲窗。

“嘭、嘭、嘭。”

不慌不忙,力度分毫不减。

“你是?”宋三月紧张地咽了一口口水,从那人戴着的帽子认出了他,“快递小哥?”

小哥紫色的唇一张一合,发出野兽般咯咯的音色,隔着玻璃也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他好像很急切地想要让宋三月知道自己的目的,连说带比划,微微侧身,枯瘦的手指向门口的方向。

要她去拿东西?

反应迟钝的宋三月终于明白过来,同时鸡皮疙瘩纷纷冒出。

她这才记起来,这房子明明是在十五层,那么外面的快递小哥……到底是什么?

此时宋三月已经到了门口,手保持着半握的姿势停在空中,最终垂在身侧。

管他是什么,总之不是什么好东西,无论怎样不开门就好了。

“嘭嘭嘭嘭——”

门外的人似乎很不耐烦,见她迟迟不应声,不停地拍门踹门,动静一下比一下更大。单薄的门板如同海上摇摇晃晃的小舟,宋三月目不转睛地盯着这边,总觉得下一秒门就会被踹烂。

可是没有,突然间周围安静下来,静得连呼吸声都能清楚听到。

越是这样,就让人越是不安。

宋三月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小心翼翼地透过猫眼看向门外,视野中是白茫茫的一片,什么都看不见,而后那白色渐渐褪去,显出了黑色瞳仁。

刚刚和她对视的,是那只眼珠!

“哗啦——”

玻璃碎裂声击打着耳膜,宋三月惊魂未定,想要去查看发生了什么,刚刚转身就被一只瘦成皮包骨的手攫住了脖颈。

快递小哥像是提小鸡一样,把她提了起来。

纸盒被扔在沙发上。

小哥面无表情地歪了歪脖子,动作极慢,喉咙里挤出模糊的音节:“不收……死……”

“我不想……不想死……”被扼住了脖颈,宋三月说话也断断续续的,脸庞因为缺氧泛着不正常的红。她不断地挣扎,小腿乱蹬,试图摆脱那双手臂的禁锢。

没有用,小哥的力气更大了,宋三月接近窒息。

那只眼球从门缝里艰难地挤了进来,像是长了腿,飞快地从地面爬上小哥的肩膀,还眨啊眨的,似乎在欣赏宋三月死前痛苦的表情。

然而,宋三月杏眼圆睁,眸中仿佛能喷出火来,眉心火焰状印痕骤然显现。

还没有发威,快递小哥后仰,直挺挺地倒地。

宋三月剧烈地咳嗽,待到看清周围场景,不由得再度绷紧了神经——男人黑袍披身,手执长剑傲然挺立,浓稠血液从剑尖滴下来,在地上形成一滩殷红。

而快递小哥仰面朝天,双臂直直指向天花板。

那里,有一只烂掉的眼球。

它坠落在地,被男人的黑色长靴碾得粉碎。

“没有收到聘礼?”男人跨过小哥的尸体,来到宋三月面前。

她倚着门板,抱膝缩成一团,也不敢看他:“如果你说的是那只眼球,那么……收到了。”

不仅收到了,还差点死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奇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

X

扫一扫,查看手机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