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拇指团阅读小说网!手机版

拇指阅读 > 女频 > 奇幻 > 神级手艺文物不好惹

神级手艺文物不好惹

有口无心作者 著

奇幻连载

《神级手艺文物不好惹》是一本十分精彩的都市小说,本书原名是《我能仿造万物》,由作者“有口无心”创作,小说中的主角是张正、范玲琦,故事主要讲述的内容是:谁也不会想到众人眼中的屌丝,却是一个深藏不漏的高手。从小的时候开始,张正就一直跟在爷爷的身边学习仿制古董,经过多年的学习现在的他不仅能临摹世间所有珍品,亦能分辨各色伪物品。但是因爷爷一直不让他用仿制品赚钱,所以张正才会一直落魄,不过现在他决定铤而走险了。...

114万字 更新:2021-08-25 10:03:34

立即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神级手艺文物不好惹》是一本十分精彩的都市小说,本书原名是《我能仿造万物》,由作者“有口无心”创作,小说中的主角是张正、范玲琦,故事主要讲述的内容是:谁也不会想到众人眼中的屌丝,却是一个深藏不漏的高手。从小的时候开始,张正就一直跟在爷爷的身边学习仿制古董,经过多年的学习现在的他不仅能临摹世间所有珍品,亦能分辨各色伪物品。但是因爷爷一直不让他用仿制品赚钱,所以张正才会一直落魄,不过现在他决定铤而走险了。

《神级手艺文物不好惹》精彩片段

“对啊,你倒是说说这镯子为什么是假的,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人家李氏珠宝完全可以告你诽谤。”

“就他这么个穿着一身地摊货的穷屌丝,哪里见过什么名贵的珠宝,要我说他就是跟咱们装逼呢,小子,劝你识相点,赶紧给李大少道个歉。”

人群中起哄声不断,没有一个人是向着张正的,就连曾经与张正一同经历过无数个日夜的苏霞月也是一脸的幸灾乐祸。

只有马静曼一人有些期待的看向了张正,从昨天到现在,这个人已经给过自己太多惊喜了。

只见张正不慌不忙的走向李家栋,缓缓的伸出了一只手,李家栋本能的将手中用来展览的凤峦玉镯往后收了收。

“怎么,不给我仔细瞧瞧我怎么给你判别真假?”

李家栋的举动给了张正些许自信,又将手往前探了探。

“那你可要拿好了,东西是珠宝店的,要是摔坏了,就算你是我兄弟我也要追究。”

李家栋叮嘱了一句,将他花了整整七个亿才收到了玉镯递给了张正。

不知怎么的,在张正接过那枚玉镯的时候,李家栋的心狠狠地跳了一下,张正就像是变了个人一般,再也不像之前面对自己时那样,充满了卑微的恭维。

张正接过手镯放到眼前,直接翻到了手镯内侧看了一眼,在看到内侧那个小小的李字之后,心中已然有了定数。

“此物以色泽和磨损程度来看,应是嘉靖年间所产,从材质来看应属和田玉系中的黑玉,但做工上除了有我国的传统制玉工艺外,还带有一些古朝鲜国的影子。”

围观的人们听到张正的一番陈词,收起了一开始轻蔑。

“和田玉素来贵重,黑玉更是其中的佼佼者,通常情况下只有皇族和达官显贵才佩戴的起,加上玉镯内侧的这个李字,我猜测此物应是古朝鲜国海军大臣李舜臣的殉葬物。”

听完张正的分析,李家栋的呼吸急促了起来,他收购这件玉镯的时候当然也发现了内侧刻有一个李字,公司里的那些专家也是通过材质推测出了此物可能的主人,但得出的结论却与张正所得的结论大相径庭。

张正说此物是李舜臣所有,而李氏珠宝的那些专家却说是当时的首辅李时之物,毕竟在嘉靖年间有资格佩戴此等材质的李姓大臣也没几个。

不过那些专家虽说得出了结论,但也曾向他直言这个结论并不可靠,因为他们还发现,这件玉镯的雕工与当时我国传统的雕刻手艺存在些许偏差,而张正竟然连这一点都看出来了,不仅如此,还分析出了此物的主人是谁。

“呵呵,阿正,没想到你还挺有见识的,不过我是让你说这件玉镯为什么是假的,并没有让你说它的来历啊。”

李家栋平复了一下心情后说道。

马静曼看向张正的眼神也有些疑惑,虽说张正说的神乎其神,可他说的越是准确,不就越能证明这件东西是真的嘛,这不是把自己往不利的一面推嘛。

“为什么是假的,很简单,你们仔细看,这件玉镯有没有缺口。”

张正指着玉镯,接着道:“嘉靖年间,古日本国曾向古朝鲜国发动过一场侵略战争,当时的朝鲜政府无力抵抗便向大明王朝求助,在两国的共同努力下终于将侵略者击退,战后两国君主便命两国最好的铸造师合铸了一枚雌雄凤峦镯,此镯为双环,并非用以佩戴,而是象征着两国之间的友好关系,后被朝鲜国王赠与在鸣梁海战中战功显赫的李舜臣,而这枚玉镯,既没有裂痕,切口也十分完整,所以根本就不是那一对连在一起的凤峦玉镯。”

别说是李家栋,就连见多识广的马静曼都没有听说过这段历史,更别提听说过这样一对雌雄凤峦镯,虽说张正说的头头是道,可她依然抱有怀疑。

“呵呵,你这些东西都是从哪儿知道的?我怎么没听说过这凤峦镯是成对还连在一起的?”

李家栋反驳道。

“你没听说过是因为你孤陋寡闻,并不代表我说的就是假的,如果你还不信,就再看看它的颜色,是不是表面锃亮。黑玉色重质腻,但因其内碳分子的组合结构,并不易于保存,嘉靖年到今天都多少年,真正的雌雄凤峦镯恐怕早都风化的不成样子了,怎么可能还会被你拿出来。”

张正嗤笑道。

“没错,黑玉素来常用于制作砚台,如果放置时间过久,其漆黑如墨的本性就会消散,变得如同一块普通石头一般,可这枚玉镯表面锃亮,倒像是新制成的一般,这件玉镯的确是假的无疑。”

人群中也有懂行的人发出了声音,众人闻声望去,纷纷面色一变。

“沈叔,你怎么也来了?”

马静曼见来人是沈鸿文,面色一喜。

“这不是听说李氏珠宝淘了一件明朝的玉镯就过来看看么,没想到居然是个假的,小兄弟,刚才你的那一番分析我也听到了,年纪不大,见识倒是挺广啊。”

沈鸿文冲着张正笑了笑,越发觉得看不透这个年轻人了。

“沈大师过奖了,我也就是小时候看过几本野史,恰巧知道有这么一件雌雄凤峦镯罢了,您才是真的学贯中外,博古通今啊。”

张正笑道,他对这位古玩协会的会长很有好感。

“哈哈,你小子还挺会说话的,不说这个了,静曼,我是来告诉你,东西已经做好了,随时都可以拿给你爷爷看。”

“真的?”

马静曼一喜,从张正那里接手过来的《庐山观瀑图》只是半成品,后续的仿制工作则是被沈鸿文拦了过去。

“真的,不过还是得让咱们这位小专家给掌掌眼,要是出了什么叉子再被你爷爷看出来了就不好了。”

沈鸿文笑道。

“好,那我们现在就走,张正,你还愣着干什么,快走啊。”

得知马上就能给爷爷送上生日礼物,马静曼喜出望外,拉着张正就往门外跑,只留下还呆在原地面如死灰的李家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奇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

X

扫一扫,查看手机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