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拇指团阅读小说网!手机版

拇指阅读 > 女频 > 言情 > 十里锦绣一世浮华

十里锦绣一世浮华

紫月幽蓝作者 著

言情连载

由作者紫月幽蓝所著小说《十里锦绣一世浮华》主角是玉蓉儿慕寒等。书中故事主要讲述了:玉蓉儿身为一国公主是多么的养尊处优,但是却在慕寒面前是如此的卑微,不仅要忍受这慕寒的折磨和侮辱,还要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心里一直有别的女人的位置!慕寒的眼中玉蓉儿就是一个心肠歹毒的女子,如果不是她自己心爱的女子也不会离开!慕寒和玉蓉儿一直这样互相折磨,直到.........

0.2万字 更新:2020-06-02 15:54:53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收藏书架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由作者紫月幽蓝所著小说《十里锦绣一世浮华》主角是玉蓉儿慕寒等。书中故事主要讲述了:玉蓉儿身为一国公主是多么的养尊处优,但是却在慕寒面前是如此的卑微,不仅要忍受这慕寒的折磨和侮辱,还要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心里一直有别的女人的位置!慕寒的眼中玉蓉儿就是一个心肠歹毒的女子,如果不是她自己心爱的女子也不会离开!慕寒和玉蓉儿一直这样互相折磨,直到......

神医富豪

《十里锦绣一世浮华》节选免费试读

她堂堂一个公主,就算在喜欢他,在深爱他,她也是有尊严的!

但在慕寒的眼中,她没有尊严,一点尊严都没有!

似乎顾及她的想法,男人就按住她的头,忽然让她睁大着眼珠子朝城门外去。

“公主殿下,你这样娇羞的媚态,应该让本将军士兵看下,高高在上的公主殿下,也是一个荡妇,让他们看看,他们保护地公主殿下到底是个什么样地人!”

简直就是一个荡妇!

天寒地冻下居然还有快感,不是求他放过她吗?

“慕寒,住手!”

任由玉蓉儿在这么苦求嘶喊,慕寒都不放手,他不将她的尊严践踏在底下,他决不罢休!

看着男人眸中的厌恶,一身让她必须受惊羞辱的戾气。

玉蓉儿昏了过去。

脑海最后的意识是,十年前,在宫廷中赏花宴中,她迷路遇到一个少年,那少年充满阳光笑容对着她说,我带你出去,你以后要是在迷路,没关系,只要叫我的名字,我永远都会带你出去!

那个少年说他叫慕寒。

玉蓉儿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她大婚之后的第三天。

她感觉不到身上任何痛意,身旁的丫鬟哭哭啼啼。她见不到慕寒在什么地方,询问一下丫鬟,丫鬟说,将军连夜就回军营了。

她成为了一个笑话!

里朝最高贵的公主,金枝玉叶,大婚当天没有拜堂成亲,却衣衫不整昏睡在天寒地冻的城墙外。

皇上下旨,嫁出去的公主,哪怕是公主,也是夫家的。

玉蓉儿勾起了无奈的笑容,她从床上撑了起来,丫鬟担心询问:“公主殿下,你要去哪里?”

她说,她要去找慕寒,她要找慕寒说清楚。

来到慕寒的军营,玉蓉儿不知道如何给士兵说,说她是将军夫人,将军并没有拜堂,与慕寒厌恶她的程度,也不会告诉将士。

她只能说,她是公主。

那侍卫看了她一眼,神色明摆着嘲弄,让她在这里等下,他却通报将军。

玉蓉儿就站在寒冷阵营外面,不停地搓着手,看着里面。

忽然听到了一阵操练的声响,玉蓉儿便踏步向前。

训练有素的士兵,在这大冬天的居然赤裸着上半身在操练。

为首的男子,背宽厚,麦芽色肌肤正有水珠滴落下来,就算没有看到他的正面,在众多操练士兵中,这个男人也永远显得独特!

他挥洒着泪水,是要将他所有的经历都在操练上。

结实的肌肉让人一看,便让人瞠目,玉蓉儿虽然没见过男人的身体,可一见慕寒上半身,瞬间就脸红了。

给他通告的士兵报告了一声,男人便停下了操练,玉蓉儿在寒冷空气中,就这样眺望着慕寒让他进军营。

可男人的目光比这寒冷的空气还要冰冷,他没说任何话,就瞥了她一眼,随及就进入了帐营之中。

玉蓉儿这一等,就等了晚上。

天寒地冻,又饥饿难忍。

她就如僵硬一块石头,守在军营的门边,站不起了,她就蹲下,直到整个身体都冷的发抖,脸色都惨白的厉害。

但她依旧坚持,她要找慕寒说清楚,嫣儿和亲的事情跟她没有关系!

可男人依旧不见她!

天色渐渐地暗淡,天空忽然降下了小雪。

披着氅的玉蓉儿就蹲了地上,雪花越来越大,将她小小地身体给淹没成一个雪人。

但她依旧不动,她就像一个傻子一样,任由着大雪将她整个身体覆盖。

被冻的连眉毛都结冰了,她依旧蜷缩着身体不停地在念:慕寒,你听我解释!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夜也越来越深。

男人依旧没有出来,甚至在营帐里面都不曾探出一个头来。

他正喝着热茶,正看着各方的士兵报道,那通报的士兵守在营帐,看着公主殿下就这样渐渐地成为了一个雪人。

就算在铁石心肠,也该动容一下!

可将军没有下命令,他也无法动。

直到后半夜,玉蓉儿都不知道自己还有命活着听到一连串的马蹄声。

她不由的高兴,她等到了慕寒!

可她站不起来,她想喊也喊不出声音来,男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带着一群士兵,骑着马连目光都没有舍得给她一个,就这样从她身边飞驰过去。

心,早已被冻的骤停了。

“他没有看到她吗?”

不!

他看到了她,但不会理她!

他带着一群士兵,又下着大雪,这是要去哪里?

玉蓉儿想跟着上去,在雪地中被冻了一天的她,刚想移动一下,就如堆积了很久的雪球,落在雪地之中。

玉蓉儿再一次地昏迷,等醒过来已然天亮。

她整个身体发着高烧,军医来看过了,她无力地睁着大眼看着帐篷,心里在想,慕寒让她进来了?

可下一秒,她就听到外面男人的声音是听到她名字都觉得厌恶的怒喝!

“谁许你们让她进来的,敢违抗军令,拉下去打三十大板!”

那侍卫惊了:“将军,她是公主!”

她的身份尊贵,可男人说:“她不是公主,她只是一个贱人,等着被人操的贱人!”

心又痛的麻木了!

在她还来不及整理一下情绪,帷帐被人打开,一股冷风都不急他眸中的冷意来的甚。

他没看她一眼,只是命令道:“把她抬出去!”

他的声音冷酷的如地狱,残忍如魔王:再有下一次,提人头来见他!

然而,这个还不够,他又说了一句:“让人立刻把躺椅给本将军换了!”

他厌恶她,哪怕是她刚躺上不得一会儿他休息的躺椅。

甚至连这个营帐里面的空气,他都想换!

玉蓉儿紧抿着唇,她声音嘶哑,她只问他:“你就那么厌恶我?”

不把她公主的身份放在眼里,她在他面前就如他说的,一个贱人!

“不是厌恶,而是更厌恶,极其厌恶,甚至是恨!”

玉蓉儿紧握了拳头,想要努力地从躺椅上起来。

可发着高烧的她,起不来不说,她现在哪怕是多说一句话,都会立马昏过去。

罢了,反正都要走,她就说清楚!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

X

扫一扫,查看手机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