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拇指团阅读小说网!手机版

拇指阅读 > 女频 > 言情 > 女相

女相

苍松白露作者 著

言情连载

《女相》主角是苏致卿季音等,由网络作家苍松白露所著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的故事:季音女扮男装进宫成为幼帝的老师,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直到她遇到了苏致卿,那是被她放在心里深处的人,动荡不堪的皇宫,驰骋沙场的英雄,他们之间却又产生了不可割舍的感情..........

21万字 更新:2019-09-07 12:58:09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收藏书架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女相》主角是苏致卿季音等,由网络作家苍松白露所著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的故事:季音女扮男装进宫成为幼帝的老师,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直到她遇到了苏致卿,那是被她放在心里深处的人,动荡不堪的皇宫,驰骋沙场的英雄,他们之间却又产生了不可割舍的感情.......

《女相》节选在线试读

皇宫有多森严,容数又如何不知。可他一身武艺,要想绕过宫中禁军异非难事;且他并未想对季音做些什么,只不过探视一番,在他看来,那季音不过一介文官,哪里会有什么威胁力?

当夜,容数寻了借口出了将军府,仗着武艺高强,十分任性的遣着步子步入皇宫。

他轻功极好,轻而易举的绕过宫门,在禁军眼皮子底下进了宫中。他一早就听人说起,季音住在宫中西角的心然殿。与小皇上的泰安殿隔得甚远;且那季音性子怪癖,平常不喜人多,心然殿一直以来,除了里面伺候的奴才,少有人在周遭走动。

容数在心然殿外留连,心下琢磨;这怪异的性子,想来人也好不到哪里去。老大对他还一点防心都没有,真是皇上不急急死太监!

纵身越过边角的墙头,心然殿内到是没有他想象中的奢华。鹅卵石铺成的小道蜿蜒在四处,周围点着一排排的烛火,倒是让寂静无声的殿中多了丝人气。不喜人多?这殿中压根就没有人嘛,这个季音,也太奇怪了!

容数在殿中来回走动,竟丝毫没有人发现他的踪迹。一路摇摆至院后,才隐隐听见有人的说话声。

“大人今日怎么这么早就回房了?平日里,不都是要去书房处理朝务的吗?”

“哎,大人身体不适,早点休息也好。之前一场风寒,眼见着大人急速瘦了下去,我等心疼的都没办法,大人他,实在太过倔强了。”

“是啊,只望大人能爱惜着自己的身子,朝务在忙,这身子也不能不顾啊。”

“不说了,我去准备大人明早的衣物,你也去看看膳房熬着的汤好了没。”

容数躲在一角,看着里面谈话的两未婢女走开,他若有所思的拧眉,休息了吗?在房中……

季音的寝殿很好找,整个心然殿最大的那一间便是。更让容数惊奇的是,季音的寝殿周围,竟一个人影都没有!别说伺候的下人,就连该巡逻保护的禁军也不见一个,这个季音不是太大胆,就是太过相信自己的人品了!

轻松的走进寝殿,殿中扑面而来的清新味道让人心神一震;这味道让容数有丝晃神,怎么这么熟悉?像极了老大房中的气息……

下人说季音已经休息了,这房中烛火未亮,黑暗中容数的确感知了房中有人的气息。他屏住呼吸往前靠近床边,心里想着要怎样吓他一下。杀了他倒是简单,可老大一定会不高兴,既然不能杀他,那定要对他做些什么,否则他这一趟岂不可惜?

“你想做些什么?”

房中陡然想起的声音,清冷无温度。

容数一惊,定目望去。黑暗中,隐隐能看见床沿前坐了一人。那人靠坐在床上,对于房中突然出现的人,竟丝毫未觉惊讶,声音平静的仿佛早已知晓。

情报中,这位季大人并不会武功。容数压下心中突起的惊意,又往前走了几步。他想看清,这位季音,到底长得什么模样。

“阁下三更半夜的突然造访,有何指教?”

隔着几步的距离,容数细细打量面前之人。轮廓鲜明,在漆黑的房中依然让人忽视不得。他的一双眼睛盯在自己身上,眸中的亮光闪过窗外的星辰,这便是季音?

“你,你早知道我来了?”

“阁下莫不是以为这皇宫是你家后院?天子之所,又岂会是你以为中的那般简单?”

所以,他早就知道自己的行踪,一路以来的松懈,不过是他安排好的不动声色!

即便被发现,容数也未慌张。跟在老大身后这么多年,若是没有学到他的几分气韵,容数也不会被人另眼相看。

“那又如何?今日我来便来了,想走,你以为你能拦得住?”

床沿上的人站起身,移步到桌前。在容数一眨不眨的注视中,点亮了桌上的烛台……

昏黄的光缓缓照亮一袭黑暗的房间,容数这才看清,与他隔着几丈距离外,季音的真容。

“你……”容数睁大着眼睛,不可置信。这位季音,竟然真如旁人所说的,天人之姿!他一直以为,季音身居高位,外人对他的称赞不过是添油加醋的一番说辞;可今日一见,即使是他也不由感慨,这位季音,仅着一袭黒衫,在这房中却耀眼的绚烂夺目。即便他私心以为老大才是这世间最为耀眼的人,可也不得不承认,季音,却实有着能与老大一较的实力。

不过,这位季音眉目清冷,看向他的目光透着寻思,偶尔一个侧影,为何让他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这烛火是个暗号,当我点亮这烛台时,外面埋伏的禁军就会冲进来。可在你踏入我房中时,我却改变了主意。”季音并未注意他的神色,在他看来,这位少年郎敢这般大摇大摆的闯入心然殿,对他来说,却是一次,难得的机会。

容数可不信这季音是善心大发,虽然不惧;可他还是提起了心思,若是落入他手,定会给老大惹来麻烦!

对面的少年冷着张脸,明明年纪不大,却绷得似个小老头。季音无声的牵了牵嘴角:“你家主子怎就放心你一个人?难道他也以为皇宫是你家后花园不成?”

“老大才不知道我的行动!”

季音点了点头,在容数气急败坏的脸色中浅笑道:“果真是有后台的呀。”

这时才知被诓的少年终于有丝慌乱:“才没有!是我自己要来的,我就是看不惯你!”

“你我从未见过,你就如此看不惯我?倒不是,我间接对你做了什么不成?”

那少年哼着鼻子,眼睛快要翻到天上去了:“你的行为作风让我不满,这跟见面与否有什么关系?”

行为作风吗?季音难得的开始反省:“难不成是我太过出名,让你觉着你家老大的风头被我压了,所以你才对我不满?”

容数大张着嘴巴,这人竟能看穿人心?

哪里那么厉害,看穿人心?若不是容数表现的讶然,季音哪里知道自己就这么一语道破。护着自己主子的少年,被自己压制风头的老大,难道是他?

不欲与他啰嗦下去,容数看了看四周。外面有禁军埋伏,想突围不易。这季音既然敢放自己进来,定然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如今之计,唯有一举得手,将季音拿下,用他做饵,方有可能逃离出去。

他眼睛骨碌禄的朝着自己打量,季音哪能不知道他的内心。虽勇气可嘉,但年轻气盛,经验到底不足。

“你不用想着挟持我威胁外面的禁军,我虽不会武,可我放你进来,就是有足够的信心。你也不用想着如何逃脱,今日,你绝无可能出去。”

虽不知他话里的真假,可季音闲适淡淡的站在那,容数也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得手了。可若是出不去,今日过后,老大岂不是要被自己连累了?

还未想出对策,那边季音又开口了:“从你进屋的那一刻,我在你身上并未感觉到杀意;所以,我也不会杀你。”

不杀他,当然是要利用他了!容貌嗤笑道:“你别想利用我做些什么!”

“我放你回去。”

容数明显不信,他手中的剑微微抬起,一脸戒备的盯着面前的人。

可说话之人一点也不介意,季音转了转身子,坐到了桌前:“你还是个孩子,杀了你到简单,你的父母家人……我答应放你走,就不会食言。不过,你需替我带一句话给你家老大。”

“什么话?”难不成他猜到老大是谁了?若是什么放肆的话,容数想着,不管如何,只要他说出侮辱老大的话,今日即便是回不去,也要好好教训他一番!

“若想更高一层楼,明日未时,城外北郊见。”拿起桌上的杯盏,季音饮得优雅。

“你想做什么?”

倒是个忠心耿耿的少年,季音眼神放柔:“不想做什么,易辉那般人物,这点胆量都没有?”

易辉?怎么是他?难道季音竟以为自己的老大是易辉吗?不过也不难猜,被季音压制风头的,老大之前,一直是易辉啊!

容数舒口气,还好还好。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

X

扫一扫,查看手机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