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拇指团阅读小说网!手机版

拇指阅读 > 女频 > 言情 > 赤焰苍云

赤焰苍云

张云作者 著

言情完结

《赤焰苍云》主角是黎弥加婷夏黎穆等,由网络作家张云所著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的故事:黎弥加是黎穆的哥哥,也是象雄帝国的新任帝王,黎穆则是统领四军的大将军,而他们两兄弟去爱着同一个女人婷夏。婷夏的心里爱着黎穆,却成为了黎弥加的王后,而天下再次大乱,叛军四起,为了平定叛军,黎弥加被人刺杀,和婷夏一同死去。而黎穆则是带领残军和叛军殊死一搏,为了心爱之人和敬重的兄长报仇...........

16.4万字 更新:2019-11-09 16:0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收藏书架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赤焰苍云》主角是黎弥加婷夏黎穆等,由网络作家张云所著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的故事:黎弥加是黎穆的哥哥,也是象雄帝国的新任帝王,黎穆则是统领四军的大将军,而他们两兄弟去爱着同一个女人婷夏。婷夏的心里爱着黎穆,却成为了黎弥加的王后,而天下再次大乱,叛军四起,为了平定叛军,黎弥加被人刺杀,和婷夏一同死去。而黎穆则是带领残军和叛军殊死一搏,为了心爱之人和敬重的兄长报仇........

《赤焰苍云》节选在线试读

军营中的人不止一次议论一奶同胞的两个孩子为何会有那么大的差距。所有人都在嘲笑我,只有黎弥加不会。他护着我,用他那宽宽的肩膀拦住那些人的白眼和非议。

“穆,你是我的弟弟,不管任何时候,我都会保护你,我们一生都不会分离。”他对我说。

我就这样在黎弥加的保护下,度过了三年。那三年,是我最幸福的时光。结束一天的训练,他带我在树林中玩耍,我们在树上跳跃,探索林中深处的神秘地带,看草长莺飞,看岁月流长。快七岁的那一年一个午后,我们遇到一头狼。须发喷张地出现在我们面前,双目赤红,咆哮扑来。他拉着我跑,拼命地跑。我们不断穿梭、跌落,最后迷失方向,被逼入死角。

“要吃的话,就吃了我,放了我弟弟。”黎弥加护着我,大声对狼道。

我推开他,走向那头巨狼。我无法说话,只能看着那头巨狼的双眼,幽深湛蓝的瞳孔。我用心跟它说:吃了我,放了我哥哥!那一瞬间,我看到巨狼微微皱了一下眉头,露出犹豫的神色,它好像感受到了我的心。我壮着胆子走过去,缓缓伸出手,触碰到它那高傲的额头。它大声咆哮,但最终容忍了我的亵渎。我感觉到了它的愤怒,还有它的痛苦、内心深处的忧虑。那是一种很难形容的感觉,不靠言语,不靠肢体,全凭内心。然后,它转身离开我们。那时我才发现,它的腹部有着巨大的伤口,已经流血化脓。

我跟着它,抵达它在土林深处挖掘的洞穴。里头有三头还没睁开眼的小狼崽,两头已经死去,剩下的一头白色小崽奄奄一息。

我抱起狼崽,它拼命吮吸我的指头。那弱小而柔软的身体,让我看到了自己。巨狼在那一刻倒下,临死时眼睛望着我和小狼,卸下它的高傲和尊严向我哀求。

我告诉它,我会照顾好它的孩子,我叫它拉杰,意思是“洁白的云”。巨狼深深呼出最后一口气,安心地死掉。当黎弥加领着一群人找到我的时候,我抱着拉杰躺在巨狼的厚毛中睡着。那群人,领头的是国师穹布,他的身后是七位兽军将军。

那头巨狼,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第二天,我就离开军营,被穹布领进了兽军的秘密营地。

“王上,黎穆可能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优秀的操兽师。”穹布连夜把父王请来军营,激动地向他禀告。

父王哈哈大笑:“穹布,你不会老糊涂了吧?一个连正常考核都通不过的小孩怎么会是最优秀的操兽师?”

“王上,天神不让他说话,有天神的道理。或许正是他无法言语,所以他才会有一颗常人无法企及的内心。否则那头被兽军围捕了三年都抓不到的狼王是不会将它唯一的孩子托付给阿穆的。”穹布的大手抚摸着我的脑袋,郑重地对父王道,“把他交给我,我带他去俄摩隆仁修行,他将成为出云最伟大的操兽师,最伟大的兽军统领!”

父王同意了穹布的请求,尽管他不相信。

两年后,我成为出云最年轻的操兽师。十四岁那年,我披上战甲成为最年轻的将军,最终被已经成为出云王的黎弥加任命为兽军的统领。

那场家宴之后,接连三天黎弥加都没有再召见我。他派人传话,让我依旧担任兽军统领。从始至终,他都将出云最为恐怖、强大的一支力量交给我,毫不怀疑,充满信任。

土林依然幽深而神秘,任何一条通往穹窿银的道路,都要经过土林。无数雄壮高耸的山峰,到了这里停止延伸,开始慢慢堆积,连绵群山,如同列队的士卒,秩序井然。一簇簇峰林,状如大象、狮子、老虎,蹲据在黑暗中。藤蔓疯长,高大伸展的树木遮天蔽日,结出碗口大的洁白花瓣,在雨下微微摇晃。苍茫雨雾四溢弥漫,深处传来一阵阵悠长的鸟鸣。大风呼啸,让你觉得只要伸开双臂,就会像一只鸟儿一样,飞翔起来。拉杰在雨雾中奔跑,在叶片上飞舞,动作轻捷。虽然它已经不再年轻,但作为出云兽军中最优秀的一只战狼,它是这里的王。

身边那些古老高大的树,因为长久的雨水浸蚀和不见日光,发出腐朽却又清新的气息,枯木上往往生长出细小的耐寒的花来,有时候,死亡和新生,就这么交杂融合,不分彼此。黑暗中,皮鼓声幽幽传来,一声声,一下下,仿佛敲在人的骨头上,让人不寒而栗。人皮鼓,只有至高法师才能拥有的人皮鼓,有着动人心魄的低沉震鸣。它是法师用来沟通天地的媒介。

前方有人在做法事。

拉杰龇起牙,低低咆哮了一声看了看我。我点头,它便寻着那鼓声,迅疾跑去。我紧紧跟在它后头,抽出白柄刀。

寻常的法师,不会在黑暗中的土林作法,这很蹊跷。拉杰突然停下的时候,我看见了穹布。他在打卦,地上的几百个纯银灯盏被摆成了日月的形状,火光闪烁,灿若星斗。站在中心的他,穿着沉重的纹饰繁复的法衣,瘦小的身躯顶着硕大的黄金天神面具,敲着人皮鼓,在游走,在飞舞。以一己之力开启庞大、繁复的法阵,向天神祈祷,与天神沟通。这是一个极其耗费体力和心智的活动,完成之后,穹布跌坐在地上,连取下面具的力气都没有。

他已经很老了。

“你来了?”穹布笑了笑,“我已经连续打了十几次卦,天神没有给我任何的指示,所以这一次连我也不知道结果如何。”穹布喘着粗气。我知道,他所说的打卦与这次出云与昆蕃的联姻有关,与那个叫赛玛噶的女子有关。

“我活了九十岁,蒙天神眷顾,让我可以看穿一切。但这一次,他把我抛弃了。”穹布言语沉重,“对于赛玛噶,我内心始终充满不安,我不知道她带给出云的是福还是祸。我向天神祈祷,希望他能够给我启示,希望他能够继续庇护出云,正如他长久庇护我们的祖先一样,但他什么也没有说。我真的老了,老得可以去俄摩隆仁的云烟中了。”穹布眯着眼睛看着天空,他的目光,如同锥子。眼睛一直闪着智慧的光,“孩子,我看到你的内心和我一样深深藏着恐惧,我看到了你内心一直惧怕的东西。”

穹布看着我长大,他是这世界上最懂我的人。一直以来,我内心的秘密都会对他诉说。他明白我内心一直以来惧怕什么。

“听说王上和你在后花园喝醉了。”穹布淡淡道。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

X

扫一扫,查看手机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