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拇指团阅读小说网!手机版

拇指阅读 > 女频 > 言情 > 农门悍妻之夫君别想逃

农门悍妻之夫君别想逃

小米加糖作者 著

言情连载

《农门悍妻之夫君别想逃》主角是何月儿萧青书等,由网络作家小米加糖所著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的故事:作为二十一世纪受过高等教育的何月儿阴差阳错下穿越到了古代,成为了一个穷乡僻壤的乡野村姑,而面对一家子的奇葩亲戚,她只好撸起袖子自力更生,靠着自己的经验一路逆袭而上,发家致富,更是将隔壁的俊俏书生萧青书拐回家做夫君.............

60.3万字 更新:2019-11-19 15:11:51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收藏书架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农门悍妻之夫君别想逃》主角是何月儿萧青书等,由网络作家小米加糖所著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的故事:作为二十一世纪受过高等教育的何月儿阴差阳错下穿越到了古代,成为了一个穷乡僻壤的乡野村姑,而面对一家子的奇葩亲戚,她只好撸起袖子自力更生,靠着自己的经验一路逆袭而上,发家致富,更是将隔壁的俊俏书生萧青书拐回家做夫君..........

《农门悍妻之夫君别想逃》节选在线试读

黄氏收了声,想着等会儿回屋,休息的时候,在何老汉耳边吹吹风,不能便宜了何月儿。

杨氏看着时辰差不多了,何老汉是回来就要吃饭人,多年的习惯也都摸透,就端着饭菜上桌。

几个孩子也都慢慢的围过来,天天饿肚子,也就盼着能吃一口。

何月儿伸长脖子一看,一桌子都是野菜粥,三分之二都是野菜,没点油光,看着就不想吃。

何老汉也皱了一下眉,黄氏就看出来了,笑着道:“当家的,家里的钱都给月儿看病花完了,这些天就省着点,等什么时候做女红收到钱了,再来吃好一点。”

众人的目光,就落到了何月儿的身上。

何月儿轻轻的道:“娘,不是说给我煮鸡蛋汤补身子?”

黄氏狠狠的一瞪:“家里哪来的鸡蛋,还补身子,没看见娘都瘦成什么样了,爹娘都在,你一个没出嫁的姑娘吃独食,良心就过的去?”

何月儿显出无辜:“以往,娘不都是给我做鸡蛋汤,玉儿吃独食。”

“呸,玉儿才没有吃独食,都是你不吃了,给玉儿吃一些汤。”黄氏是越来越不喜何月儿了,以往听话好哄还能赚钱,现在顶嘴不说不赚钱还费钱,处处扯着何玉儿来败名声。

“好了,吃个饭还吵什么吵,给月儿做碗鸡蛋汤。”何老汉抽着烟,这个家里,还是他说了算。

黄氏脸色特别的难看,不情不愿的让杨氏去做鸡蛋汤。

何来糖和何来布就等着了,要是何月儿再端不稳碗,说不定还能吃上一口鸡蛋汤。

何月儿坐下来,对着他俩眨了眨眼睛,做了个闭嘴的动作。

何来糖和何来布都差点高兴的大叫,脸上都露出喜色,还去拉了何来珠过来坐下。

何来珠那手臂上的伤,就没有人看到,那苍白的脸色,也没有看到。

杨氏经过的时候,是看了一眼,但也只是单纯的看一眼,又能如何?她自己也好不到哪儿去,还有三个孩子也是瘦到脱像,实在没有能力去关心何来珠。

黄氏分着野菜粥,今儿连馍馍都没有,除了何老汉,大家都分了小半碗,还全是野菜。

何玉儿出来看了一眼野菜粥,就没有动碗筷,知道杨氏在煮鸡蛋汤,就等着没走。

杨氏熟练的把鸡蛋汤端出来,这一次,黄氏没有让放香油。

但是在这没什么可吃的饭桌上,一样的让人闻了就香到不行。

何月儿就要去端鸡蛋汤,黄氏就抢一步的道:“月儿,做人得要有良心,今儿你可是让玉儿受了天大的委屈,那几声尖叫,除点就败了名声,就不想着补偿一下妹妹?”

何月儿天真又白目的道:“娘,是要给玉儿吃独食嘛?”

黄氏心里一堵,总不能明着说吧?

“看你这孩子,都不会说话,什么吃独食,那是你妹妹,唯一的妹妹,你当姐姐的就不懂得关爱一下。”

何月儿端起鸡蛋汤,对着何老汉甜甜的一笑:“爹,家里你最是劳累,这鸡蛋汤,就应该你先喝。”

倒了半碗鸡蛋汤给何老汉。

何老汉一脸的吃惊又高兴,闺女念着他的苦,喝鸡蛋汤都想着他这个当爹的,想一想,子女虽多,还没有一个能有这孝心。

之后,再把还留下的半碗鸡蛋汤,倒入了杨氏的碗里:“三嫂,来花都一岁多了吧,看着也没有长大,这身子还是软的,大人能饿着,这孩子饿不得。”

杨氏震惊的抬起头来,眼睛都闪着泪光,家里从没有人注意过她怀里的闺女,本来何家孩子也不少,男孩子也多,自己在家都没有地位,这生下来的闺女,就更没有地位了,只怕哪儿没了,都不会有人发现。

黄氏就要大骂,何月儿先一步的道:“爹,你看这样行嘛?还是得把鸡蛋汤都给玉儿吃独食?”

何老汉看了一眼黄氏,点头道:“月儿做的对,来花也是何家的孩子,总不能饿死了。”

黄氏把满肚子的怒气,都给压了下来。

何玉儿脸色一变,摔碗丢筷的就回屋去了。

祝氏轻飘飘的道:“也不知道玉儿的脾气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大,姑娘家的摔碗丢筷要是传了出去,可真是不好听。”

黄氏眼睛一瞪:“谁也说出去,我让谁好看。”

这时,何文金扛着木头回来,看着饭桌上的气氛不好,也是习惯了,洗了手,就坐下来吃饭。

黄氏一拍桌子:“文金,怎么今天两手空空的回来?是不是把抓到的野兔都私下藏起来了?”

何文金吃着野菜粥,平静的道:“我没有抓到野兔,就找了一根木头。”

“放屁,当没有人看到是嘛,上山的人那么多,谁不知道你那心思最细,本事也大着呢,就是抓不着野兔,也能抓着其它的野味,这都十几年了,以往我也就忍着不说,现在我不想忍了,还真当我们都不知道,你背着我们赚了不少的银子,都存了私房钱,借口是祝氏的嫁妆。”

何文金放下碗筷:“我说没有就没有,祝氏本就带着嫁妆嫁入何家,难得还得干出逼着拿出嫁妆来?”

嫁妆是女人的私人财产,就是再穷,也没有逼要嫁妆的事儿,让人不耻,也是能报官的。

“我没要祝氏的嫁妆,是你偷着存私房钱,你爹还活着呢,你就不把我放在眼里,不把你爹放在眼里,娶了个不会生蛋的女人,还跟宝贝似的护着,吃着公中的饭,也没有孩子,是存着银子,给祝氏贴补娘家?”黄氏干脆就不吃饭了,今儿就要逼着何文金拿出银子来。

祝氏神色受伤,低着头,偷偷的抹眼泪。

何文金拉住祝氏的手,脸色难看的道:“祝氏都有些年头没有跟娘家来往,何来的贴补娘家,做为长辈,说话还是要注意点。”

“要不是身为长辈,我何必跟你这样客气,今儿不把存下的私房钱拿出来,我就去官府告你。”黄氏重重的坐下,板起脸来,大有要你死我活的下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

X

扫一扫,查看手机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