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拇指团阅读小说网!手机版

拇指阅读 > 女频 > 耽美 > 笙歌照夜心

笙歌照夜心

惜灼华作者 著

耽美完结

《笙歌照夜心》主角是玉笙寒祁逸飞等,由网络作家惜灼华所著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的故事:祁逸飞本是夜心谷第二谷主的儿子,因年少时被人掳走,从此下落不明,祁父就将玉笙寒视如己出。教他武功。辅佐他成为第三任谷主,阴差阳错下他和祁逸飞重逢,在相处的过程中产生了感情,而玉笙寒继位四年后便力排众难将祁逸飞辅佐成为了第四任谷主............

26.9万字 更新:2019-11-26 13:36:52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收藏书架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笙歌照夜心》主角是玉笙寒祁逸飞等,由网络作家惜灼华所著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的故事:祁逸飞本是夜心谷第二谷主的儿子,因年少时被人掳走,从此下落不明,祁父就将玉笙寒视如己出。教他武功。辅佐他成为第三任谷主,阴差阳错下他和祁逸飞重逢,在相处的过程中产生了感情,而玉笙寒继位四年后便力排众难将祁逸飞辅佐成为了第四任谷主.........

《笙歌照夜心》节选在线试读

南长陌时常向他进言,说已经是时候除掉玉笙寒,他也知道如今与玉笙寒开战,自己必赢,但始终没有下定最后的决心。

虽然一直告诉南长陌,纵然玉笙寒的势力已经大不如前,但他本人的武功并不弱于自己,且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他身边还有一些死忠的下属,一旦动手,玉笙寒被逼入绝境,反扑之下也会给自己这边带来不小的损失,但事实上,祁逸飞知道这不是自己一直拖延的真正理由。

可他真实的想法是什么呢?甚至连祁逸飞自己都说不清楚。

后来,一场变故突兀地发生,终于打破这微妙的平衡,点燃一触即发的矛盾。

夏沧死了。

祁逸飞成为谷主不久后,便任命了夏沧为逐日司主、南长陌为引月司主。就在不久前,夏沧奉命巡视分舵,却在外遭遇袭击,全军覆没。

虽然藏的隐秘,但他的尸首还是被南长陌找到了,经过查验,是死于阳春白雪心法。

祁逸飞面上笼起一层寒霜,眸中幽深一片,仿佛涌起黑色的风暴。

周围的属下被这低沉的威压所摄,噤若寒蝉。

这是谁都能想清楚的事情。阳春白雪心法,历来只传谷主嫡系,如今这世上,便只有两人身怀此功/法,分别是上代谷主玉笙寒和如今宝座上的这位。而夏沧是祁逸飞的左膀右臂,那么杀他的人是谁,不言而喻。

玉笙寒此刻偏偏不在谷中,就在夏沧遇害的这段时间,他独自一人出了谷,行程未知。

两日后,玉笙寒归来,祁逸飞早已派人等在夜心谷入口,随即将他带到碧海青天殿。

玉笙寒在回来的路上已经接到了消息,面对指控,他自然没有承认,但是他也不曾说明自己这段时间究竟是去了哪里,做了什么。

祁逸飞冷笑,他当然不信玉笙寒的否认。阳春白雪心法是最有力的证据,玉笙寒辩无可辩。

这个人终于按捺不住了,他想要从自己手上夺回曾经的权柄风光,先从自己的臂膀下手,之后便是要对付自己!祁逸飞眯着眼睛,冷冷地看着玉台下孤身长立的青年,目光晦暗不明。

玉笙寒并没有一味坚持为自己辩解,这次他比以往要更早露出倦怠神色。

“谷主这般苦苦相逼,无非是对我心存猜忌,担心我有所图谋。”他的语气显得十分灰心黯淡。“三年了,该说的早已言尽,如今多说无益,谷主便只给一句准话吧,究竟要我如何你才能放心?”

他抬眸看过来,眉心拢起似有还无的苦涩:“要我将这条命留下么?”

他的眼中仿佛盛满了秋日的霜露,流溢着浅浅的寒凉,并不刺骨凛冽,却侵染无声,恍惚间已经叫人四肢僵冷。

在听到玉笙寒刚才那句话时,祁逸飞的眸光一瞬间变得犀利,随后复归深邃,他错开与玉笙寒对视的目光,短促地冷笑一声,缓缓开口:“不必做出这副模样,玉笙寒,你欠我的又岂止一个谷主之位而已。我不会让你这么轻易就死的,天长日久,我们慢慢耗。”

玉笙寒眉心微动,眼底掠过痛苦之色,随后垂眸,静静等待着祁逸飞接来下的话。

“别担心,夏沧么,我再重视他也不过只是属下,你可是我那好父亲的爱徒、夜心谷的上代谷主啊,尊卑有别,难道我还真会叫你为他偿命吗?”祁逸飞轻声笑了笑,满目戏谑代替了方才的阴翳。“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否则,我如何向众人交代呢?赏罚分明方能服众,这是过去你教我的。”

见玉笙寒仍旧沉默,祁逸飞心头生了莫名怒火,他目光暗沉,唇角勾起一个恶意的弧度,薄唇轻启,声音仿佛淬过寒冬的冰雪,听着叫人从骨子里渗出冷意。

“玉笙寒心怀不轨,意图反叛,兹念旧情,特免死罪。来人,取散功丹,废其武功,终生囚禁从风院。”

祁逸飞把一切都安排好了,这大殿隐秘处埋伏了众多高手,他自己也是灵犀刃笼在袖中,时刻准备应对玉笙寒的反抗。

但是他再一次失算了。

玉笙寒失神片刻,随后凄凉一笑,在侍从低头捧着盛有散功丹的托盘来到他面前时,几乎不曾有片刻犹豫,取过药丸径自服下。

“谷主如今能放心了罢……”药效发作得很快,玉笙寒樱色的唇眼见着变得苍白,他的声音里带着淡淡的嘲讽,虽然强撑着,但仍旧透出虚弱。

因为一波波冲击丹田的剧烈疼痛,秀气的眉心出现了由浅入深的褶皱,他的呼吸变得急促艰难起来,身子摇晃了几下,终于支撑不住,软软地伏倒在地,空洞的目光最后扫过一眼虚空,随即失去了意识。

从此之后,玉笙寒功力尽失,被祁逸飞囚禁在夜心谷西北角一间偏僻的小院里。

谷中不少人都以为如此便是这场权利之争的落幕了,祁逸飞一度也这样认为。对于玉笙寒这样的天之骄子来说,失去原本登峰造极的武功成为废人,又失去自由被圈禁在一方僻陋小院,这样的磋磨,是比死更残忍的惩罚。

他想看看玉笙寒能熬多久。

然而一个月后,一件事的发生将玉笙寒推入更黑暗的深渊。

南长陌对祁逸飞执念深重,几次爬床不成,竟然在拿给他的酒中下了春/药。那夜,祁逸飞恼火地将衣衫半解、欲纠缠上来的南长陌从身上狠狠掀开,然后带着一身邪火,出于心中莫名的冲动,跌跌撞撞来到了从风院。

玉笙寒挣扎得激烈,但终究逃脱不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耽美小说排行

人气榜

X

扫一扫,查看手机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