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拇指团阅读小说网!手机版

拇指阅读 > 女频 > 言情 > 闪婚独宠大叔领证吧

闪婚独宠大叔领证吧

茯苓半夏作者 著

言情完结

《闪婚独宠大叔领证吧》主角是常安周勀等,由网络作者茯苓半夏所著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的故事是:常安觉得周勃是一个非常稳重,大气的总裁形象,但是接触的时间长了发现周勃与自己的印象中的完全不一样,非常的幼稚,常安还要处理周勃的情人,这对常安来说是一件非常愁人的事情...

146.6万字 更新:2019-06-26 09:08:41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闪婚独宠大叔领证吧》主角是常安周勀等,由网络作者茯苓半夏所著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的故事是:常安觉得周勃是一个非常稳重,大气的总裁形象,但是接触的时间长了发现周勃与自己的印象中的完全不一样,非常的幼稚,常安还要处理周勃的情人,这对常安来说是一件非常愁人的事情

神医富豪

《闪婚独宠大叔领证吧》节选免费试读

周勀有些疲惫地摁了摁额头。

他这三十多年人生经历,大学就开始结交女朋友,工作之后更是遇到形形色色的女人,主动勾引的,欲拒还迎的,彼此各怀心思不点穿不说破地交往,暧昧一下,各取所需,最后毫无例外都朝着“无疾而终……”的结果去。

他其实清楚很多关系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死亡……”,所以他不愿也不会付出一分真心,久而久之变得越来越吝啬。

周歆有次喝多了曾跟他说过:“你周围,这么多年了哈,有没有遇到过一个不抱任何目的,不求你回报,不看你身份,不图你钱也不图你地位的女人?你们只是单纯相爱,为爱情而在一起,有没有?……反正我没有,一个个的嘴上说得好听,但其实都是白眼狼……”

都说高处孤独,越往上越贫瘠,脆弱,求而不得,外围的人对他们试探,好奇,却又融入不了,他们也对外围的人产生怀疑与排斥,最终只剩下同圈的人抱团取暖。

久而久之,便形成了所谓的“阶层……”

方如珊离开的时候情绪很激动,起初还能克制,可是当到地下停车场的时候终是止不住了,眼泪哗啦啦地流出来。

毕竟是相处两年的男人,她是真心喜欢的,所以关系猛地哑然而止,她一时肯定接缓不过劲,更何况她还是被“抛弃……”的那一方,所以无论从自尊来说还是情感来说,她都有些受不了,加之停车场里此时并没有人,她便不再忍了,一路哭着去取了车子。

几分钟后一辆红色小跑从车位开了出去,而几米之外的一辆牧马人中,常歆轻轻把车窗打开,悠然然地点了根烟,摸出手机拨了一通电话。

周勀这边已经收回心思工作了,他没命玩那儿女情长,泸汤湖项目好几家同行都虎视眈眈,地皮拍卖会就定在下月底,徐南下午也报备了元玺那边的情况,对方已经出了一期规划图,进度比他们快了一大截。

周勀心里清楚,何止这一大截啊,前天他已经收到消息,几天前何兆熊曾秘约常望德吃过饭。

无论他们吃饭的目的是为了叙旧当年的战友情,还是掺和了其他目的,总之,何兆熊已经开始打点走动。

就在周勀梳理思绪期间,桌上手机震动,周歆的来电。

周勀以为她是来催自己下楼吃饭。

接听:“喂……”

周歆:“恭喜啊,历时一年十个月零四天的感情终于划上了圆满的句号,说说吧,她也算是跟你时间最长的一个了,我一度以为你们要爱到天荒地老呢,怎么突然一下子又掰了?”

这话带着几分试探,又带着几分嘲讽。

周勀摁了下额头。

“你饭吃完了?”

“没有啊,我压根没去,一直在车里,不然怎么会看到你的心肝宝贝哭着下来呢。”

“……”

“所以聊聊呗,我明明记得去年除夕的时候你还说她用着挺顺手,怎么一下说分就分了?”

这话直白,里面似乎又藏了深意。

周勀自然懒得回答这种问题。

“我很忙,你要没事早点回去!”

“别啊,好歹你是我哥呢,哥哥失恋了,我这个做妹妹的总要关心一下。”

“不需要,你真要关心就尽快把泸汤湖的规划方案做好,其他都是空谈!”

“嗤……”周歆淡然一笑,听着心情不错,又揶揄:“我怎么发现最近你特能避重就轻转移话题呢?以前可不这样,怎么,转性了?”

“没有,别胡闹!”

“那……还说没有逃避?明明一直在答非所问,行了,既然你不说我也不问了,反正走了一个方如珊还会有陈如珊李如珊,哥,你说是不是?”最后一句话带着明显试探的意味。

大抵骄傲惯了,谁都不愿低头先服软。

这是他们从小到大的相处方式,就这么试探着,猜测着,打哑谜般一路走到了现在。

只是这次周勀沉默了,隔一会儿才开口:“行了,早点回去!”

周歆故作淡然地笑了笑:“那你有空回去看看爸妈,对了,把小嫂嫂也叫上!”

周勀:“……”

周歆:“哦还有,泸汤湖项目的动员大会,你收到邀请函了吧?据说晚上的宴会要求带女伴,现在方如珊跟你掰了,到时候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去?”

常安那天在家画了大半天画,晚饭随便吃了点便洗漱上楼。

她睡前喜欢看本杂志或者漫画书,夜深人静,再茗半杯红酒,虽然偶尔也会觉得这种生活有点单调,但大多数时候她还是很享受其中的清静与孤独。

岂料十点左右被一通越洋电话吵醒。

“喂,Eden……”

是常安在伦敦找的理财顾问,英籍华裔,这几年她手里的遗产都交由他在打理,所以两人认识好几年了,算是比较熟的朋友。

如无例外,每个月Eden都会在固定时间给常安打通电话,例行汇报一下她的资产情况。

常安与他聊了几句,刚挂完电话便听到院子里有汽车声,走至窗口看了眼,黑色车子已经开进来了,周勀拎了电脑正下车。

常安皱眉,最近他似乎来得有些频繁呐,挣扎片刻,她还是决定不下楼了,就在房间里呆着,彼此当成空气处理最好,可惜大半个小时后周勀却过来主动敲门。

“睡了吗?”

常安没辙,总不能装死吧。

“还没有,你等一下!”她睡裙里面没有穿衣服,所以披了件外套才去开门。

门外周勀换了件浅灰色卫衣,看模样应该洗过澡了。

常安:“有事吗?”

周勀抬了抬手里的袋子,“能不能帮我肩上换个药。”

常安肯定不能拒绝,“可以,在哪儿换?”

周勀目光便越过她的肩头往卧室里看了眼,贵妃榻上丢了几条她换下来的裙子,床上和地毯上随处可见杂志和稿子,床头矮柜上还有小半杯没喝完的红酒。

从小家里都有佣人照顾起居,所以常安在生活方面其实没什么自理能力。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

X

扫一扫,查看手机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