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拇指团阅读小说网!手机版

您的位置 : 拇指阅读 > 资讯 > 灵异 > 东北三绝之保家仙孙圣小说

贪吃的小饼干作者著小说《东北三绝之保家仙》、主角孙圣在线阅读。小说主要讲述了一段关于孙圣神秘诡谲故事,从被家仙救,到救家仙,他们经历的是怎样的恐怖惊悚,又将如何获得最后的胜利...

>>>《东北三绝之保家仙》在线阅读<<<

楔子

十年前,初春。

阳光明媚的一天,东北某地一个偏僻的小村庄里,一户人家正在盖房子,几个男人在挖地基,一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突然“妈呀”一声,踉跄后退,众人赶紧围过来,一看,都情不自禁“嘶”地吸冷气,只见地基坑中一条成人手臂粗的蛇尾,通体乌黑,有人想打它,有人制止:“这种乌长虫全身乌黑,已经成了气候,打不得,越黑说明活的年份越多!”

东家急了:“打又打不得,可是房子咋办?”

“要么换一处地方盖吧?!”

“三哥啊,都找了好几处了,最后选了这里,吴先生说这里也可以,对了,去找吴先生问问咋办?”

大家走的走,散的散,再说东家找到吴先生述说了事情经过,吴先生说:“那是处宝地,这大蛇沾了先机,无妨,你这一挖,泄露了仙气,它自然再呆不得,只是你坏了它的好事,怕它会怪罪你?也有可能它得道成仙不屑于你计较!你先回去吧!有事再找我!”

话说最先挖到蛇的那个小伙子,也就是少东家,傍晚,感觉背部发热,一撅一撅的,好像背了块石头,掀开衣服看,只见背上起了个大包,乌黑流脓,还散发恶臭,家里人急得赶紧找来了阴阳先生吴先生。

“看来这大蛇还是怪罪你家了,这蛇毒疮惩罚有点重了,得化解下这个结啊,这么的吧,看令母也是“亲阴”体质,我就给你们家立个保家堂,请几个家仙供奉,既可以化解此间恩怨,也可保你家太平!如何呀?”

“这太好了,只要能让全家平平安安的,肯定好好供奉大仙!”

吴先生作法,于一张红纸上书写,右边:在深山修真养性。左边:出古洞四海扬名。上面横批:有求必应。

第一行:仙花娘娘。娘娘两边分写:千里眼和顺风耳!

第二行:胡平天、胡天齐、胡小英、黄天齐、黄小姐。

第三行:畏凌天、长仙、长小花、鼠婆婆、鼠天霸。

选了地方,张贴起来,烧上香,倒上酒,磕三个头!然后在房子地基四周分别散上酒:“长蟒让让道!”说来也怪,等忙完了,少东家身上的疮以可见的速度消了!等第二天,完全不见了!后面盖房子再没遇见任何事!

一群小孩子拿着树枝在逗弄一条小蛇,你来我往,小蛇被弄得奄奄一息,少东家看见,赶走了小孩,救下了小蛇!

一个寒冷的冬天,少东家回家途中,听到“吱吱”叫声,闻声而寻,发现一个大坑,坑里面有两只小黄鼠狼,少东家赶紧跑回家,拿了个土筐和绳子,然后用绳子拴着筐,慢慢放到坑里,说:“来吧,跳进筐里,我救你们出来,别怕!”那黄鼠狼像能听懂人话似的,真跳进筐里,然后少东家小心翼翼的把它们出坑里救了出来,黄鼠狼跑了几步,然后后肢着地,两前肢像人作揖似的拜了拜,跑远了!

少东家在一个鞭炮厂上班,一天车间突发爆炸,工人死的死,伤的伤,而少东家只是烧焦了头发!……时光荏苒,岁月变迁。好长时间,一直太平无事,直到少东家的孩子出生……

第一章 百鬼围宅

初春二月,本是微风和煦、万里无云的好天气,转眼变成乌云压顶、天空黑得像是要滴出墨汁来!事出反常,必有妖啊!

东北某偏僻小村,叫孙家沟。入村东头第一户人家,只见闹闹哄哄,有人进出匆匆忙忙,一青年脸上挂着焦急又激动的神色,正是少东家,名孙德云。媳妇在屋里生孩子,快两个时辰了,孩子还没生,翘首以盼!

倏忽,大风起兮,房前屋后的树被吹得像披头散发的女鬼伸着爪牙。只见小旋风,一个接一个,孙德云见了连忙“呸呸呸”吐了三口,据传,起旋风是鬼在走路,只是人看见罢了,看见了吐几口唾沫,鬼就会走远。

“啾啾”远处起了个大号旋风,卷得苞米秸秆、塑料袋乱飞…由远及近,转眼快到眼前了!

屋里一个老太太,在一个案堂前,烧香磕头祷告!吴先生当初立得保家仙堂,红纸黑字,大多数都变得暗淡了,只有中间仙花娘娘的名字还是黑得发亮。“求大仙保佑,保佑我孙子平平安安!”

人类看不见的世界,各种妖魔鬼怪纷纷出现在孙家大院周围,吊死鬼、饿死鬼、伥鬼……熙熙攘攘!

远处一尊几丈高的巨大鬼王,缓缓靠近……

看不见的世界,气氛越发紧张了。

眼看恶鬼们就要发动攻击了,突然,电光火石之间,光影璀璨,“咻咻”恶鬼成片的消散,来者以摧枯拉朽的力量,转眼恶鬼消失大半,“嗷”一声吼叫,鬼王发动了攻击:“仙花,你不好好修炼,坏我好事?速速离去,我可以既往不咎!”“这家人是我的主要供奉,我得保他们!”“你找死!”

“乒乒”“嘭嘭”光影交错,术法绚烂,说时迟那时快,倏忽,鬼王和仙花娘娘已经交手十几回合!

“我要你为自己的愚蠢而付出代价,百鬼夜行·虐杀!”

“不会让你得逞的,地仙秘术·湮灭!”

“什么?你居然修成地仙高阶法术?啊,顶住啊,……顶不住了,不要!不要!啊……”

顷刻间,鬼王死,众鬼消得消,跑得跑!仙花一个踉跄,喷出口血,身上光影暗淡了很多。

天空也在一刹那间,烟消云散,艳阳高照。

“哇……”

一声清脆的啼哭传出…

“生了,生了,是个男孩!母子健康!”

所有人的脸上都漏出如释重负的表情!

“感谢大仙保佑啊!”

不知什么时候,吴先生也来了,看了看:“命中注定啊,一切都是宿命,该有次一劫,我再帮你取个名字吧,就叫孙圣吧,希望未来能有所成就!”

斗转星移,岁月如梭。

五年后,一棵葱绿的大绿树下,一块石头上坐着一个孩童,时而望天,时而说着什么。便是孙圣。

“你好啊,我叫孙圣,你说你是我爷爷,为什么不跟我回家呀?”

“爷爷不在这住,在山上有爷爷自己的庭院,爷爷想你就来看看你!”

“哦,我一直住在这,好无聊呀,什么时候爷爷领我去你家玩玩?”

“好啊,等你长大,去爷爷家玩!”

“孙圣,回家吃饭啦,跟谁说话呢?”一个个子不高,一脸温柔的妇人,来到孙圣面前。

“妈妈,我在和爷爷说话呢,爷爷说等带我去他家玩!”

“爷爷?在哪?”,妇人一脸茫然,只有儿子自己在这坐着,周围空无一人!

“爷爷在这啊。”孩童指着自己前面说道。

听到如此,妇人变了脸色,赶紧领孩子回家了。这孩子从小就很少哭,而且会莫名的笑,时长盯着某一处良久,会说话了后,更是经常自言自语。家里找吴先生来看,吴先生说这是命中注定,这孩子不一般啊,有他注定的使命,这孩子天生阴阳眼,能看穿鬼怪,需要磨炼。不管未来如何,作为母亲,只希望自己孩子能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就行。

又过了两三年,当孙圣长到八岁的时候,这一年初冬,太阳无力的照着,还是让人感觉丝丝冷气。孙圣跟着一群小伙伴去一个水塘捉鱼,大家热热闹闹的,有的大一点的孩子用鱼钩吊,有的用个罐头瓶子里面放点鱼饵,瓶口拴上绳子,放在水里捉鱼,有的看热闹。孙圣用了个瓶子捉鱼,隔一会去拿出来看看,还真捉了不少,尽管是小鱼,也很开心。

又一次,孙圣去拿瓶子,突然,感觉脚脖吃力,重心不稳,“噗通”一声掉到水里,扎了个猛子出来,想往外游出去,脚上吃力,衣服湿透,越发沉且冷,在这样下去,自己会淹死在水里。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孙圣身上发出一道亮光,感觉脚上一轻,手脚齐发力,一下到了岸边,什么也不管了,直接往家跑,越走身上越沉,小风一吹,快冻僵了,总算坚持到了家,衣服换了,喝了点热姜汤,睡一觉,第二天好了。

第二天,孙圣起来,身体轻快舒服,照照镜子,哪里也没有损伤,“诶!”孙圣发现镜中的自己身上居然趴着一个女子,完美精致的五官。这一发声,女子皱了皱眉,睁开眼,和孙圣四目相对,“请问,美女姐姐,你是?!”

“嗯,小鬼,能看见我了。”

“嗯,姐姐,你是谁呀?一直在我身上?!”

“对呀,从你出生就在,至于我是谁么,叫我仙花娘娘!”

“诶!出生就在?!娘娘?你是古代人?”

“是的,你才古代人,我是你家的保家仙,你出生时,百鬼围宅,我是为了保护你,受了伤,只好寄灵在你身上修养!”

“哦,我想起来了,我家的保家堂上,第一行就是你的名字,为什么鬼要来找我?”。

“天生阴灵体,百年难遇,对所有鬼界法术有极致的亲和,鬼王要夺你得舍,幸好不是七月十五出生,要不鬼界要沸腾了!”。

“可是我也不想要啊,还被人当成怪物,对我百害无一利啊!”

“也没你说的那么悲观,除了修炼鬼术,还有就是对我们地仙(野仙)的术法也很亲和,要修炼我们地仙界术法也是有很苛刻的要求的。”

“真的?姐……娘娘,我要学,什么要求?我也要学!”

“当然是真的,只是要求是如果修炼地仙术,一辈子只能是地仙,再无法修炼其他,也无法成就更高了,地仙,在我们这些精怪心中是最高神,我们能习得地仙术也别无所求了,只是人类可以有更多选择!”。

“管那么多干嘛,一我的命是你救得,你还受了伤,我要习得地仙术,保护家人,保护你,为你报仇,也为地仙正名!”

“这……你真的要学?可别后悔?阴灵体还是有更多选择的!”。

“嗯,真的要学,娘娘你教我吧?”。

“好吧!”

第二章 地仙秘术

孙家沟东面,各种植被,花草树木,郁郁葱葱,好不繁荣。中间是一条如斧劈般的大沟,把植被一分为二。有陡峭的山壁,也有平坦的小丘。深入里面,有一个黑黝黝的山洞,曾经是防空洞,洞口垂挂着一些爬山虎!

洞里面,有隐隐约约的光亮,地面坑坑洼洼,偶尔有水坑。深处,一处空旷的位置,一块平坦的大石头,上面铺些干草,一个八九岁的孩童盘膝而坐,闭目冥想,对面还燃着香,香烟袅袅,忽明忽暗,增加些诡异的气氛,又有些仙气。

孩童正是孙圣。在修炼地仙秘术。此时,孩童睁开了眼睛,对着空无一物说:“仙花娘娘,我突破了。”

虚空中逐渐显示出一个人影,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不错啊。阴灵体修炼到底是快啊,才一年多就修炼到二层了。”

“我说娘娘你怎么又变成小女孩儿了。还有我觉得叫娘娘有点别扭,以后叫你仙花姐姐如何?”

“我喜欢你管的着么。行吧,姐姐也显得我年轻。另外,修炼速度是快,不过也有缺点,修炼了地仙秘术,以后别想成天仙了,只能和大多数精怪一样成个野仙。

“哎呀,无所谓了,人活一生,图个逍遥自在,况且就算我想成天仙,也没法门啊,姐姐,我很感激你。你的伤需要多久能恢复?”

“这伤,伤了妖元,慢慢恢复得个百八十年的。”

“这么久?没别的办法么?”

“有到是有,一种是收集地仙之心,也就是仙鬼的精髓,妖一般法力存在妖元,鬼存法力的核心是鬼精,人自然是丹田了。这是比较可寻的办法,只是现在你的等级低,我有伤,也很无奈。另外一种是,传说中有人间仙火,别说疗伤了,拥有它,可灭仙弑神,当然也可能只是传说,谁也没见过,虚无缥缈的消息。总之,你尽量提升修为吧。”

“哦,我会努力修炼的。地仙秘术一重清障,二重除烟。之后呢?”

“分别是噬魂,灭鬼,屠魔,弑神,封杀,寂灭,最高层地仙神击。一般鬼怪一二重就可击败,大多数野仙最高成就也就在五六重。我再教你一些一般常用的法术,灵外化身……”

“嗯。”

春来秋去,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瞬即逝。

村中,一户孙姓人家,家里两个儿子,老二先结的婚,生了两个孩子两个男孩,住在院子西面。老大当兵,回来时都快三十了,很久没有媳妇,后来好不容易找个现成的妇人,妇人带着两个孩子,一男一女,女孩大点七八岁,男孩五六岁。公公看不上这个有孩子的媳妇,总是找事,骂妇人带着的孩子:“瘪犊子,小带犊子。”二儿媳妇也跟着骂,平时有什么好吃的都给二媳妇的孩子吃。

一天,因为大媳妇的孩子抢了二媳妇孩子的梨,二媳妇一顿恶毒的骂,公公回来,一把把梨打掉了,并且扇了孩子两耳光。大媳妇把孩子拉到后面:“爹,孩子小不懂事,干嘛打他呀”

“咋滴,我打孩子不行,你算什么东西管我?能住就住,不能住就滚!”

大媳妇真的生气了,拉高声音:“让大伙评评理,哪有你这样的爷爷!”有吵架的,自然就有看热闹的!一顿嘁嘁喳喳!

老头子脸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丢人,通红,没吭声走了。见没事了,人也就散了。

晚上。村子一片安静。“嘭”得一声,惊起了一片狗叫声。声音是从这户孙家打出来的。一阵“乒乓”声,然后是各种尖叫。

原来,二儿媳妇要睡觉了,突然东屋一声响,孩子都吓哭了,想起白天的事,格外生气,就过去找大媳妇,好好骂骂她。推开门,一股刺鼻的气味,点开灯,映入眼帘的场景,吓得她先是一声尖叫,直接昏了过去。只见炕上直挺挺躺着一具女尸,眼睛圆瞪,头顶鲜红,剩不多的头发焦黑,前额处耷拉零碎的头皮,碎肉。大媳妇死了!

以后警察来了,确定死亡,系是枪杀。嫌疑人孙某不见了。

大媳妇死后第七天,晚上村子一片死寂。二媳妇去厕所,拿着手电走到厕所,吓了一跳,坑上蹲个人。“喂,你谁啊,大晚上在我家厕所,自己家没厕所啊,赶紧走,我要上厕所。”对方没动静。“喂,你耳朵聋了,赶紧起来。”说着上去拍了拍对方肩膀。那人回过头来,一脸像涂了面粉惨白,眼睛只有眼白,头顶挂着头皮碎肉。“妈呀,鬼啊。”二媳妇一声惨叫,手电掉了就跑,一下被绊了一跤,恰巧摔在四齿耙子上,一声没坑死了!大媳妇女鬼,脚尖点地飘向屋里,要杀了二媳妇的孩子。这时,孙圣推门而入:“住手,孩子是无辜的,别再犯错了。”

“不行,我要杀光他们”女鬼发出嘶哑的声音。发出声音间,已经向孩子飘去。孙圣飞身前去。“清障”一道法术打在扑来的女鬼身上。女鬼一声惨叫,向后退去,不敢上前。“为什么拦我,他们一家不是人,我要杀了他们。”“不要再杀人了,孩子是无辜的,你也是为了孩子不是么,你是个苦命人,我也不想打得你魂飞魄散。投胎去吧,下辈子命好点。”女鬼怔了怔,飘向东屋,看了看自己的孩子,脸上挂着两行血泪飘向屋外,边飘边散,直至不见。一滴眼泪飞向孙圣,一滴飞向仙花。“女鬼是个苦命人,怨气而成鬼,精髓却在她的眼泪上。”

后来,有人在村子东面的大沟里,发现了一具男性尸体,发现时尸体吊在树上,整个尸体通身血红,原来被剥了皮。不远处有把破旧的老式猎枪。警察证实尸体是嫌疑人孙某的。

“姐姐,我没杀那个女鬼为什么也有鬼精?”

一个像瓷器娃娃似的小女孩在孙圣肩膀上坐着,腿一晃一晃地说:“也许是她感激你吧,冥冥之中有种东西是叫功德的。公平,正直,妖鬼也会信服你的。”

“嗯,知道了。”

“好好修炼吧。”

第三章 报应不爽

时光飞逝,孙圣已经十五岁了。

除了地仙秘术突飞猛进达到了第七重外,孙圣还考上了个二等高中。曾经的稚嫩孩童也长成了英俊高大的帅小伙。

这几年,大多数时间都用在修炼上了,也辛亏有阴灵体质。失去了一些童年的东西,也得到了很多终生受用的好处。

这些年,奶奶越发得老了,经常生病。一些实病,还有些鬼神“搭灾”,也就是些鬼上身,鬼迷人…孙圣十三岁那年,屯里一户李姓人家的老人“老了”,就是去世了。李家算是富裕人家,白事比较铺张。除了一些通用的比别人家的都要好,要大,还雇了六七个吹喇叭的,要知道那时候大多数人家还是用公放机放的哀乐。

第一天简简单单,一些琐事,暂且不提。

第二天,主要事是“接惊”“送盘”。先是“接惊”,闺女买的惊,两三丈长的丝绸布固定在木头椅上,两个人抬着在前面走,后面拿酒、香,然后拿花圈…熙熙攘攘一条长龙!龙尾都是跟些看热闹的人。人群缓缓地行进着。忽然,距离队伍千米远处起了个大旋风,卷着干草叶、垃圾、沙土乱飞,转眼间,呼啸而至,由于队伍挺长,当想躲的时候,风已经到了眼前,从人群中穿了过去,渐渐远去,等人们睁开眼看,“惊布”中间撕开了个大口子,然后花圈单单女婿买的吹的七离八碎,上面白纸写的对联都不见了。

“这么大的旋风”

“‘惊布’都吹碎了,花圈也是,不吉利啊”

“可是你看那丝带还好好的,真邪乎”

人群嘁嘁喳喳地议论着。

只有孙圣看见了,是那个老鬼做的。

然后一些仪式草草了事。

挨到下午三四点钟,便是“送盘”了。端盘拿菜的,拿着哭丧棒的,还有的拿着纸的车马。浩浩荡荡的人群往村头的村庙走去。

到了村庙,放上桌子,然后得女婿用背部驮着餐盘一样一样的上菜,一个微胖的油头粉面的中年人上前来,绷着脸,一脸得不乐意。驮了两三样,走神了也不知道咋的,“哎呦”一声,踉跄得跪在了地上,盘子也打碎了菜也撒了。他呆了一下,赶紧起来,老脸通红得躲在后面,剩下的老人的儿子办了。其他琐事暂且不表。

然后是烧车马,把一个青色的骡子一个白色的,马车放在一起,还有一对纸扎的童男女,纸人煞白的脸,配上鲜红的嘴和黑溜溜的眼睛,给人阴深诡异的感觉。周围围上一堆苞米秸秆,一把火点燃…燃烧发出的“嘎巴嘎巴”声响相似纸人在呻吟,鬼在哭泣。

看热闹的都陆续往回走了。老辈人说:烧车马不能回头看,不然魂会被勾走了。

那个微胖的女婿战战兢兢地往回走,突然一顿,缓缓回过头,瞳孔一缩,身子抖得像筛子,紧接着就昏倒在地上。大家吵吵吧嚯地把女婿抬回了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只有孙圣看见了,女婿往回走时,老头子鬼喊了他的名字,拍了他的肩膀,他回头,看见岳父一张铁青的脸,吓得魂魄不稳,老鬼伸出煞白指甲粗长的鬼爪抓向他的魂魄,用力向外拽,女婿发出痛苦的表情,千钧一发之际,孙圣一道法术“除烟”打到老鬼身上,老鬼一声惨叫跑了。女婿昏倒了,被人抬走了。

其他不提,再说,到了晚上,喇叭队有表演,是有名的“哭泣棺”。大多数都人家都早早的吃了饭,陆陆续续的往李家走,去看热闹。孙圣对这些没兴趣,但是他的奶奶兴趣盎然,硬是要领他去看,孙圣想也没什么事,太晚了,也不放心奶奶,就跟着去了。

隔老远,就听见唱歌声。孙圣和奶奶到了李家,人山人海,人头攒动,嘁嘁喳喳,好不热闹。祖孙二人找个合适的位置看,只见台上一个小伙子在唱歌,一些流行歌曲的串烧,乱七八糟,还可劲的吼,互动也积极,大家伙也不管他跑没跑调,看的可起劲了。

也可能他唱累了,也可能没东西长了,总算下台了。然后又上来一男一女表演二人转,看得孙圣只犯困,台下还时不时有喝彩和掌声。一个节目谢幕,然后接着来……大概九点左右,重头戏来了“哭泣棺”。一个女的上台,花了点妆,絮絮叨叨了一些,然后就开始哭。一开始有点假,后来听着的确挺悲的,大约二十多分钟还在哭,而且越哭越来劲,正常来说一般十来分钟就完事了。下面人还说:“这女的哭的真好,真卖力。”“这钱花的值。”……孙圣揉了揉困倦的眼睛,往台上一看,只见那女的趴在地上哭,身上竟然坐着个人!那人脸色铁青,一脸狠辣的样子,带个帽子,身上穿着藏青色的衣服,这不是“送老衣服”(寿衣)么!孙圣在看看棺材前面的黑白照片,正是死了的老头。

他怎么坐在那个女的身上?

难怪那个女的啼哭不止?!

老这样哭,会哭坏人的,不行,得阻止那个鬼。孙圣往前靠了靠,手一挥,发出一道法术“清障”,一个最低级的法术,只想给它个警告。

法术及身,那鬼发出身惨叫,从那女的身上飘起来,一脸怨毒的看了孙圣一眼,走了。孙圣也没把他放在眼里,只要鬼不害人,也不会出手。

再说那女的,觉得身上一轻,一脸茫然地左右望了望,脸上还有泪水,站起来快步走下了台,由于哭得久了,身体还一抖一抖的。

节目完事了,大家也都作鸟兽散了。孙圣和奶奶也回家了。一夜无话。

第三天。要出殡了。女婿已经醒了过来。由于棺材太大,找了二十多个抬棺材的人。可是二十个人同时发力,棺材愣是一动没动。众人面面相觑,没经历这样的情况。

原来老鬼坐在棺材上面。孙圣一出现,他就不见了。众人一起发力,这一次,轻飘飘地就抬起了棺材。一路鞭炮,送到目的地…坟地。

请得阴阳先生拿个纸一顿念叨,然后烧了。“可以下棺了”。

众人小心翼翼地把棺材放进了坑里。儿子和女婿得先往棺材上铲几铁锹土。女婿拿起铁锹,铲了点土,往棺材上一扔,一晃,自己“啊”地一声摔到了棺材上,脑袋磕破了流出了血。有人下去给他搀了出来。匆匆把土填上了事。

待人都走了。“为什么要那样做?几次三番要害你的女婿?”。孙圣说。

“看得出来,你是个高手,我不是你的对手。至于我为什么那么对他?不孝啊,太不孝了。”

“老爷子,你已经死了,尘归尘,土归土,阳间事已了,他的不孝,自有老天会惩罚他的。你来管就不对了,况且我也知道你也不是诚心想要他的命,不然他就不是摔在棺材板上。”

“孩子,你说的对啊。我也不管了,谢谢你,未来你的成就不可限量”说罢,老人慢慢消散了。两道亮光飞往孙圣身上。“只有狠心的小的,没有狠心的老子”。

后来听说,那个女婿,喝醉酒出了车祸,双腿废了瘫在床上。老婆跟人跑了。

再后来才知道,原来老人在女婿家住着,女儿女婿天天吵架,女儿被女婿打得跑出去干活,好几天没回去。女婿成天喝酒打麻将,也不管老人,老人腿脚不太好,也没饭吃,饿得受不了,看院里有栽着大葱,去薅葱吃,一个踉跄摔在那,就再也没起来。等人发现时,已经发臭了!

人不报,天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人在做,天在看。无需积功德、阴德,只需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X

扫一扫,查看手机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