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拇指团阅读小说网!手机版

您的位置 : 拇指阅读 > 资讯 > 灵异 > 都市夜行除妖手记牧云小说

不笑猫作者著小说《都市夜行除妖手记》、主角牧云在线阅读。小说主要讲述了一段关于主角牧云的除灵历程,作为一名除灵师,他见过了太多的恐怖惊悚,那些神秘诡谲,是否最后都能化险为夷...

>>>《都市夜行除妖手记》在线阅读<<<

第一章 抓妖奶爸

两眼放光,用这个词来形容现在的牧尘是贴切不过了。

  一处繁华的街头,牧云就那么站在某处街道上的一角,目光灼灼的看着来往的女性,视线在那些女性的胸部上扫过,毫不遮掩。

  这也使得察觉到的女性,对牧云投去厌恶的目光。

  这简直就是一个色狼!

  对于这些目光,牧云是知道的,可他才没工夫去理会这些。

  低下头,看了一眼在背带中熟睡的婴儿,他急得满头大汗。要不赶快的话,就要到中午了,这小祖宗也要醒了。

  想到这小祖宗醒来后没吃的后果,牧云不禁打了个寒颤。

  甩了甩头,将脑中的杂念给扔到一边,目光瞄准一位胸部足足有D大小的少妇后,牧云咬了咬牙,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见到牧云往自己走来,这少妇也是停下了脚步,疑惑着,就要开口,然而牧云却是抢先了一步。

  看着这少妇,牧云咽了口口水,“不好意思,请问你有……”

  说道这里,牧云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没有在继续说下去,而是指了指少妇的胸部,“有喝的么?”

  “啪!”

  牧云的话音才是落地,一巴掌就甩到了他的脸上,这是那位少妇对问题的回答。

  “流氓!”少妇双眼几乎喷出火来,这年头流氓都这么嚣张了么?

  头也不回,少妇转头就走,留下欲哭无泪的牧尘。

  “我就想问问,能不能给我这小祖宗来一口,咋就流氓了,是你想歪了吧。”只觉得自己的脸上一片火辣辣的疼,牧尘揉了揉自己的脸,那少妇绝对是全力呼上来的。

  也没时间去理会这些,牧尘搜寻着下个目标,眼看越来越接近中午,他也管不了下去了,只要有路过的女性他就走上去。

  “嗨,美女,请问你那有奶水吗……”

  “救命啊,非礼啊!”

  “喂喂,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卧槽,运气这么背?正好有警察在附近巡逻?!日!”

  街头,牧云狼狈的抱着怀里的婴儿,从人群中冲出一条道路,在他的身后,两名警察在追赶着,好在街道上行人密集,那两名警察很快便是跟丢了牧尘。

  见摆脱了两名警察,牧云又寻了一个街口,寻找起下一位目标来。

  “拜托了,请你别想歪,我是认真的,就是你有没有母乳。”

  “哎呀,你说这话的时候小声点嘛,人家怪不好意思的。”

  “这么说你是有了!?”

  “这个当然,但价钱咱们先得说好了,一次两百,包夜四百。”

  “……不好意思,打扰了。”

  “诶诶,少一百也是可以的!”

  急忙转身,任由后面怎样叫喊,牧云也当做听不到。

  你可以 ,这位小祖宗不可以啊!

  临近中午,走在人群中,牧云叹了口气,钻进了一条巷子中,东走西拐后来到了闹市后的一间茶具专卖店前。

  店门的玻璃门被插锁锁着,牧云打开门走了进去。

  店面不是很大,大概就二十几平方米,两旁的两个木架上摆放着各种茶具,正中间则是摆放着一张茶几,一面屏风将店内分成里外两部分。

  将插锁扔到茶几上,牧云一脸疲惫的坐在了茶几后的沙发上,合上了眼睛,现在的他,整个人都是晕乎乎的。

  十个?二十?他已经不知道他今天吃了多少个嘴巴子。

  某一刻,察觉到有人靠近,牧云猛然睁开了眼睛,站了起来,店面外,一位美丽的妇人走来。

  进了店里,美丽妇人的视线在店内环视着,趁此机会,牧云开了口。

  “请问,你有奶……。”牧云快速打了自己一嘴巴子,“请问,您需要买点什么。”

  这个时候,美丽妇人才看向牧云,“不知道牧云师父在不在?”

  听到这话,牧云不由一愣,就要开口,然后话到嘴边他却是嘶起冷气来。

  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里钻出来,牧云勉强保持着笑容,“请,请您坐在这里等一下。”

  说完,也不管妇人,牧云快步走到了屏风后。

  确保外面的妇人不会看进来后,牧云看向怀里的婴儿,脸色瞬间一变。

  不知道什么时候,牧云怀里的婴儿已经是醒了过来,整个趴在他的胸口前,小嘴正在在咬什么,虽然有着布料的阻挡,但从位置看来,不难知道这婴儿咬的是牧云的那个地方。

  “松嘴!松嘴!这里没有吃的!”一边说着,牧云一边把怀里的婴儿往外拉,可不论他怎么拉扯,婴儿就是死死的咬着,看样子不喝到奶水是不会放嘴了。

  实在是受不了,牧云咬破了自己的食指,挤出一滴鲜红的血液。

  将咬破的食指伸到这婴儿嘴边,牧云道:“小祖宗,你看这是什么?”

  像是闻到了什么,那婴儿的鼻子动了动,一直闭着的眼睛在这个时候睁开。

  如同翡翠一般,婴儿的眼睛呈现诡异的翠绿色。

  松开了嘴,婴儿咿呀咿呀地伸出那胖乎乎的小双,抓住了牧云的手指头,张开嘴含了上去,吸吮着。

  呼了口气,牧云擦了擦那不存在的汗水。

  大概有几分钟的时候,几分钟后,婴儿松开了牧云的手指,心满意足的合上了眼睛,继续睡着。

  见此,牧云一脸的担忧,要是这小祖宗在大点,他非得被吸干不可。

  摇了摇头,牧云走出了屏风。

  “不好意思,久等了。”略表歉意,牧云坐到了这妇人的面前,“不知您遇到了什么事情。”

  对牧云的问题,妇人并没有回答的意思。

  牧云哪里会不知道这妇人的心中在想什么,笑道:“有什么事直说吧,我就是您要找的牧云大师。”

  “你?”

  牧云的话音才是落下,质疑的声音便从妇人的嘴里传出。

  对于眼前这个,二十三四岁左右,还带着婴儿的青年她如何都无法和大师两字联系起来。

  她是多方打听后才找到这里,可从眼下的情况来看,不管眼前的这位青年是不是真的牧云大师,都是给她一种不靠谱的感觉。

  “喝杯茶吧。”

  妇人正想着,牧云的声音却是响传来。

  抬起头,便是见到牧云从一旁的盒子中舀出一勺的茶叶放入茶杯中,接着从热水壶中倒入热水。

  看到这,妇人本来是想拒绝的,然而那传来的茶香竟是让她精神一震,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将茶水沏好,牧云送到了妇人的面前。

  家里面应该相当的富裕,妇人喝茶的样子极为优雅。

  泯了一口,略烫的茶水顺着喉咙流入肚子里面,这一刻,妇人觉得,这些天来疲惫的身体都是轻松了不少。

  不知不觉,妇人便是将茶水喝完。

  “怎么样,茶水可满意?”牧云的声音适时响起。

  将茶杯放下,妇人看向牧云,就要说话,可在看到牧云脸上的笑容时,她一怔,然后下定了决心。

  脸上变得认真,妇人看着牧云,稍微组织了语言后,将自己近段时间所遇到的事情说了出来。

  这妇人叫陈雪燕,有个女儿叫做陈秋雅,最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她的女儿变得古怪了起来,不吃不喝,就算叫其名字也不知回应,去医院检查也检查不出什么毛病来。

  最后,陈雪燕想到了陈秋雅可能是中了邪了,多方打听这下这才是找到了牧云。

  “牧云大师,请你一定要帮帮我!”说完几乎是哭出声来,陈雪燕对着牧云说道,每当想起只能用输液方式维持生命的女儿,她就心疼不已。

  “您别急。”牧云急忙安慰,“从您所说的,我能够知道的不多,不知道您方不方便让我去见见您的女儿?”

第二章 活过来的画

清水小区,在罗明市有名的富人小区,不管是从环境还是从安全来说,都是一流的。

  中午时分,一辆黑色的奥迪缓缓驶进小区,一直开向小区后面的别墅区,在一栋别墅前停了下来。

  司机从车上走下,来到一旁打开了车门,牧云和陈雪燕从车上走下,随后一同走了进去。

  请牧云落座,又叫仆人奉上茶水,陈雪燕道:“牧云大师稍等,我这就上去叫我女儿下来。”

  说着,陈雪燕便是走上了二楼,而牧云则是毫不客气的拿起一个苹果,吃了起来,视线在别墅内扫过。

  “有钱人还真的会享受。”看着这精致的装潢,牧云砸了砸嘴“别说是人了,就是鬼怪也会喜欢。”

  最后的这句话,牧云的话语中带着淡淡的冷意,从进这别墅开始,他便是察觉到了一点淡淡的妖气。

  轻笑一声,牧云自顾吃着他的苹果,静心等待着,从妖气来看,藏在这别墅里面的妖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

  陈雪燕很快就从楼上走了下来,身后跟着一位美丽的女子。

  女子身上穿着一件轻纱连衣裙,皮肤雪白,在加上精致的面容,给人一种清新的感觉,要比那些所谓的网红女主播强了不知道多少倍,要是走在街上,这绝对是能够引起车祸的级别。

  从两者面容上不少相似之处来看,这女子应该就是陈秋雅。

  和陈雪燕在店里面说的差不多,陈秋雅两眼空洞,就像是一个巨大的人偶一般,每走一半都需要陈雪燕拉着,应该说,只有陈雪燕拉着她才会走上一步。

  带着陈秋雅,陈雪燕坐到了牧云的面前,“牧云大师,这就是我的女儿,还请您看看她是怎么了。”

  没有说话,牧云看向陈秋雅,眼睛一闭一睁,原本漆黑的眸子蒙上了淡淡的蓝色光芒。

  这时,在牧云的眼中整个世界的都变成了灰色,而陈秋雅的身上正散发着淡淡的黑气,特别的,在她的背后还多了一根树根。

  顺着树根看去,牧云想要找到树根的尽头,最后发现树根消失在了二楼的拐角处。

  呼出一口气,牧云心中有了计较,笑道:“不知道我可不可以上楼二去看看。”

  “二楼?这个没问题。”虽然不知道牧云想干什么,陈雪燕还是点了点头。

  得到同意,牧云便是踏上了楼梯,陈雪燕母女跟在身后。

  一直跟着树根的方向,上了二楼后,牧云来到了一个房间前,树根的另一端便是从这房间的门缝下伸出来的。

  “这个房间是?”牧云站起门口前,他从这房间里面感受到了浓郁的妖气,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这里便是妖气的源头。

  “这里是我先生的书房。”也是察觉到了牧云神情的变化,陈雪燕问道:“需要进去么?”

  “嗯。”想了想,牧云看向了陈雪燕,“如果您放心我的话,还请您现在就远离这房间,在我出来之前请别让人靠近这里。”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陈雪燕的脸色一变,“那还请您小心点。”

  说完,便是快步离开了这里。

  看着陈雪燕母女离开这里,牧云开门走了进去,同一时间一股冷风便是吹想了牧云。

  “咿呀咿呀。”

  这个时候,一直熟睡着的婴儿醒了过来,好像有什么开心的事情一样,小手伸出背带,对着书房墙壁上的一幅画抓着。

  那是一山水画,画的是一出悬崖峭壁,而在那峭壁上长着一颗不知名的树。

  “怎么,感觉很亲切么?”看着婴儿,牧云一笑,“行了啊,这里没你事,睡你觉去。”

  看样子是听懂了牧云的话,婴儿咿呀了一声,就收回了手,合上了眼睛。

  没再去理会,他的目光同样是落在了那副画上。

  “吸收太多的生气,所以成精了么。”看着那那幅画,牧云暗自说道。

  这别墅的妖气便是由这幅画散发出来的,准确的说是画中的那颗树。

  悬崖上的树青苍翠绿,像是神树一样散发着青色的光芒,那如虬龙一般的根系遍布整房间的各个角落,不管是书架上还是电脑主机中,其中一条更是从房间的门缝下钻了出去。

  这么一副画面,呈现在牧云渔的面前。

  “算了,看在你成妖不易,是在灵识混沌的情况下,按照本能才做了这事,姑且就留你一命。”

  在看着那棵树一会后,牧云便是走出了房间。

  陈雪燕母女离开二楼后便是来到一楼等待着,本以为会等很久,但几分钟后她便是看见牧云从二楼走下,楞了一下后,她便是迎了上去。

  “牧云大师,怎么样了?”忌讳什么,陈雪燕隐晦的问道。

  “放心吧,我已经知道怎样该让您女儿恢复过来了。”说着牧云顿了一下,从随身的行囊中拿出一整纸,然后在上面写了什么,交给陈雪燕。

  陈雪燕接过一看,只见上面写着三年以上的大公鸡一只,雄黄酒一瓶,剧毒蜈蚣几只。

  对这些东西,陈雪燕是不知道牧云用来干什么了,可她还是第一时间吩咐了下去,在此期间,牧云则是和陈雪燕在一楼等着。

  关乎到自己的女儿,陈雪燕是用最大的力气和最快的速度去准备这些东西,牧云来到这里的时候是中午,到下午三点的时候这些东西便是备齐了。

  主要是那三年的大公鸡不好找,现在市面上的都是饲料鸡,一年左右就拿出来售卖,不说三年,两年的都找不到,最后还是陈雪燕专门派人到附近的乡下去寻找。

  当拿来一切东西后,牧云让厨房杀掉了公鸡,然后取来攻击血和研磨的器皿就那么做在客厅中,准备起来。

  将活着的蜈蚣扔进碾磨中药的碾槽中,将蜈蚣给碾至稀烂,然后又依次倒入雄黄酒和公鸡血反复碾磨,直到液体变成暗黑色。

  “把这个给您的女儿喝下,您的女儿就没事了。”将液体倒入杯中,牧云说道。

  “这个?”看着眼前那杯液体,陈雪燕头皮发麻,刚才整个过程她可群都是全部看在眼里。

  要是在平常,她是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女儿喝下这种鬼东西,可现在……犹豫了一下,陈雪燕还是拿起了杯子,给陈秋雅服下。

  当陈秋雅喝完,陈雪燕松了一口气,将杯子放下,然后又紧张的看着陈秋雅。

  没过多久,一直静坐着的陈秋雅在这个时候,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而在牧云的眼中,一股火焰自陈秋雅的体内浮现,然后将连在陈秋雅身上的根系烧断。

  同一时刻,陈秋雅的双眼中恢复了清明。

  显然,还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事,陈秋雅迷茫看着眼前的一切,最后看向陈雪燕“妈,我怎么会坐在这里?我不应该在花园里么?”

  没有回答,看着恢复正常的女儿,再也忍不住,陈雪燕一把抱住了陈秋雅,哭了起来。

  被自己的母亲的反映吓了一跳,陈秋雅缓缓拍打了陈雪燕的后背,“妈,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哭了?”

  任由着陈雪燕母女,牧云独自退到了一边。

  陈秋雅之所以会变成这里,全然是被那树根控制了的缘故,他以公鸡血、剧毒蜈蚣和雄黄酒配成的药酒乃是至阳之物,给陈秋雅服下后便是将那树根给焚烧掉,这才使得陈秋雅恢复清明。

第三章 封印

  “谢谢牧云大师,谢谢牧云大师。”人还没来到牧云跟前,陈雪燕便是不断对牧云道谢,那样子极为真诚和感激。

  牧云站起,“您客气了,降妖除魔乃是我分内之事,就算没有您,要是让我遇上的话我也不会袖手旁观的。”

  牧云这话倒是真的。

  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牧云又道:“对了,陈小姐才是恢复清明不久,如果出现什么乏力头晕之类的情况是正常的,休息一阵子就好了。”

  “好好。”陈雪燕止不住的点头,“对了,还请牧云大师您稍等,我现在就派人下去准备给您的报酬。”

  说着,陈雪燕就要转头离开,不过却是被牧云喊着,疑惑着陈雪燕回过身来。

  “报酬的事情先不急,把事情解决完之后再说。”牧云笑道。

  “把事情解决完?”陈雪燕怔了一下,随后一脸的后怕,试探性的问道:“您是说……”

  牧云点头,“不过您放心,今晚过后一切就没事了,只是今晚我要再次上一趟书房,还请您不要介意。”

  “只要牧云大师想,这别墅哪里都可以去。”陈雪燕松了口气,“那牧云大师您可需要什么准备东西?”

  牧云摇头。

  此后,和牧云说了几句,又为牧云安排晚餐一类的事情后,陈雪燕便是带着陈秋雅去一楼休息,。

  本来,陈秋雅的房间是在二楼,可那陈雪燕也是个聪明人,知道自己家女儿会变成这样,全是因为二楼书房的缘故,在牧云将一切都解决之前,她无论如何都会在上二楼了。

  不得不说,有钱人的晚餐那是极其丰富的,龙虾之类都是最低标配,在陈雪燕家的这顿晚餐牧云可是好好享受了一番。

  吃完晚饭后,牧云便是毫不客气的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直到晚上临近午夜的时候,他才是叫来陈雪燕,吩咐所有人不要靠近书房后才上了楼梯。

  入夜本就本就安静,在陈雪燕让所有的仆人都是离开二楼后,整个二楼都是静悄悄的。

  书房还是和白天的时候一样,走进书房,牧云没有开灯,从窗户外射进来的月光将房间照亮。

  不见有什么动作,牧云就这样站在那幅画的前面,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月亮也逐渐爬到最高处。

  十二点一到,原本一直处于静止状态的树根在这个时候都是蠕动起来,朝着月光射进来的窗户爬去,停在那里。

  像是在呼吸一样,那些树根沐浴在月光中后,每条树根都是有着有亮光闪过,顺着树根汇聚到画中的那棵树中,连带那棵树都是泛起了一层月光。

  牧云径直朝着那幅画走去。

  察觉到牧云的逼近,那些树根纷纷朝着牧云袭来,这个时候,牧云摸出一把生锈的匕首。

  极其的精准,牧云手中的匕首在空中一划,那袭来的树根便是断成几份,密集的刀网让树根靠近牧云都不能够。

  没有几步,牧云便是来到了那幅画的面前。

  这个时候,牧云的眼神一凝,手中的匕首在虚空中连点,每个位置都是留下了一个光点,待最后一点落下,那光点便是射向那幅画画的周围。

  同一时刻,牧云咬破自己的手指,在掌心写出一个封字,一掌打出,一个巨大的封字出现。

  一前一后,光点如同钉子一样钉在那副画中,接着那巨大的封打来,将钉子打进了画中。

  闪了闪,封没入了那幅画中,见此,牧云露出了笑容。

  这画中的树妖已经被他封印在了这幅画中,虽然没有死,但是想要出来摄人精气那是不可能的了。

  将那幅画取下,牧云下了楼梯。

  纵然牧云让陈雪燕放心,好好休息便是,可在牧云上了二楼后,她是怎么都放心不下,毕竟,这可是关乎到她一家人的生命。

  好在,她并没有等待太久,牧云便是才从楼上走了下来。

  牧云也是看见了陈雪燕,当下点了点头,来到陈雪燕的跟前,“那东西已经被我封印在这幅画里面,不过为了以防这里面的东西有逃出来的一天,还请您让我把……”

  “还请您把这幅画带走!”牧云还没有说完,陈雪燕就连忙说道,根本没有质疑牧云的话。

  在牧云经自己的女儿恢复原样后,陈雪燕对牧云所说的话是一百个相信,就算牧云是想拿走这幅画而说出这番话的也无所谓,自己宝贝女儿的性命是无价的,别说是一副,就算是拿走这别墅内的名画都行。

  听到这话,莯雨不由的松了口气。

  牧云是不懂书画的,可他知道,能够诞生精怪载体的书画绝对拥有精气神的存在,而这种画无一不是出自于大师之手。

  为此,这画绝对是珍贵的,开始牧云还担心要费一番口舌才能这将这画带走,现在看来是他自己多虑了。

  “那牧云大师不知道您的报酬是现在就要,还是等天亮后我在给您准备。”陈雪燕问道。

  “现在吧。”想了想,牧云回答。如果他预计没错的话,从现在开始准备的话,明天早上正好能够离开。

  “那好,还请您稍等一下,我这就去为您准备。”说完,陈雪燕便是转身离开,这件事她要亲自去办。

  见陈雪燕走远,牧云便是找个沙发上躺了下来,闭上了眼睛,熬夜伤神,在陈雪燕准备好之前,他打算休息一会。

  然而,牧云才是将眼睛闭上不久,他便是感觉有人靠近。

  睁开眼睛一看,牧云便是见到陈秋雅在远处看着自己,而后者在看大牧云睁开眼睛后,犹豫了一下,便是向牧云走来。

  “牧云大师?”陈秋雅看向牧云,眼中尽是疑惑。

  陈秋雅才是恢复意识不久,整个人有种虚弱的感觉,脸上更是有些许的苍白,不过精神倒是不错。

  牧尘点头,“怎么了有事么?”

  陈秋雅摇头“没,就是睡不着,出来走走。”

  牧尘沉默片刻,“我身上有什么东西么?”

  “没有啊。”陈秋雅再次摇头。

  “那你一直看着我干什么。”牧尘又问。

  这个时候,陈秋雅终于是回过神来,收回了视线,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没,就是有些好奇而已。”

  牧云哑然失笑,他已经是猜出了陈秋雅在好奇着什么。

  当下也无事,牧云只觉得有个人聊天也不错,“说来听听?”

  见牧云主动打开话匣,加上两人年龄相仿,陈秋雅也不在那么拘谨,看向牧云,“这些天的事情我妈都是跟我说,话说,这世界上真的有鬼么?”

  在以前,作为这个二十一世纪,科技发达的时代,陈秋雅是不会信鬼怪一类的东西的,可最近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使得她不得不开始怀疑,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东西。

  “你觉得呢?”牧云不答反问。

  没有立即回答,陈秋雅脱了鞋,将双腿收在胸前,双手抱着,“我觉得,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不是鬼做的。”

  “你知道吗,如果不是我妈告诉我这些天发生的事情,我还真的不知道我这些天发生了什么,在我的记忆中,那天中午我睡醒后被花园里的花朵所吸引,然后便是下了楼,在花园里玩了起来。”

  “印象中,我也不知道我在那花园玩了多久,只是天一直亮着,后来,一团白光将我给笼罩,再次睁开的时候,大堂的一切就进入了我的视线中。”

  说完这话,陈秋雅一顿,目光看向牧云,“我倒是觉得,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是妖怪做的。”

第四章 他妈跑了

“哦?为什么这么认为。”对于陈秋雅所说的,牧尘感到些许的意外。

  “只是有这种感觉而已,说不上是为什么。”陈秋雅想了想,凑近了牧尘,“对了,你知道《浮生语》这本书么?”

  “……”顿时明白了过来,牧云有些哭笑不得,“你不会最近正在看这本书吧。”

  《浮生语》是一本以妖怪为主角的一本术,里面所写的是发生在各种妖怪身上的事情。

  这本书,牧云在熟悉不过了,甚至那本书能完成还有着他一部分的功劳,因为那本书的作者乃是他的一个好友,他没少提供故事。

  陈秋雅俏皮的吐了吐舌头,她最近还真的是在看这本书。

  “那到底是不是妖怪做的。”陈秋雅回到原来的话题。

  “你说是就是吧。”牧云的回答有些模棱两可。

  “什么叫是就是 。”陈秋雅有些气恼,可下一刻她脸上的便是浮现起好奇的神色,“你给我说说,妖怪是不是和书中写的那般,有好也有坏,还是说,妖怪都是以吸人精气为食。”

  没有立即回答,牧云往沙发上靠了靠,然后看向门外,“人也好,妖也罢,实际上都是这片土地上的生灵,从本质上来说,实际上是一样的。”

  “所以,妖和人一样,也分好坏。”

  说完,牧云不由叹了口气,有些许的无奈。

  话是这样说没错,可有些人一旦遇到就横刃相对,不问是非。

  似乎是从牧云那声叹息中听出了什么,陈秋雅的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此后,两人都没有开口说话,气氛就这么沉默了下来,但也没有沉默多久,几分钟后,一阵脚步声响起。

  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陈雪燕往这边走来,身后跟着十位女佣人。

  见到陈雪燕,陈秋雅率先喊了一声,而出于对陈秋雅身体的担心,陈雪燕本想让陈秋雅回去休息,但看到陈秋雅精神状态不错,也就没在去管。

  应了一声,陈雪燕来到了牧云的面前,牧云两人起身。

  “牧云大师,你看可以么?都是按照大师您的要求找的。”陈雪燕让这十位佣人一字排开。

  在来的时候,牧云便是和她谈好了报酬,十万块和帮牧云找十位奶妈。

  “还真的是麻烦你了。”牧云满意点头,然后便是在伸出手,捏了婴儿的脸蛋,“起来了!”

  话落,那婴儿便是睁开了眼睛,不过不同于在茶具店里面的翠绿色,婴儿瞳孔呈现黑色,看起来和普通的婴儿无异。

  将婴儿从背带里报出,牧云交给了其中一位奶妈,“就算还哭着,也不用喂他了,到时候抱给我就行。”

  听到这话,那奶妈神色古怪,同时好奇的看向婴儿。

  她们这里可是有十个人,就算喝得再怎么多,也用不到她们十个人吧,要喝不够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可作为一个佣人,她也不好说什么,点了点头 便是抱过孩子和其他几位奶妈走进了一个房间中。

  “这是你的孩子?”看着奶妈离去,陈秋雅问道,在见到牧云的时候,她就想问了。

  犹豫了一下,牧云点了点头,“嗯,我的孩子,名字叫牧渔……渔夫的渔。”

  “他妈妈呢?是不是跑了。”陈秋雅语出惊人,直接吓了陈雪燕一跳,“秋雅,你怎么说话呢?!”

  牧云摆了摆手,“没事,他妈确实是跑了。”

  “是不是和别的男……”

  “秋雅,天这么晚了,你该休息了。”

  陈秋雅的话没能说完,便是被陈雪燕捂住嘴巴。

  以前怎么不知道自己的女儿竟然这么的胆大,什么都给说出来,无论如何都不能让陈秋雅继续在这里呆着,对牧云歉意一笑后,陈雪燕便是拉着陈秋雅返回了房间。

  虽然陈秋雅的话没有说完,但那句话的意思实在是再明显不过,牧云的目光变得缥缈了起来,他还真的希望和某个男人跑了,这样还容易找点。

  摇了摇头,牧云不去想以前的事情。

  在陈秋雅被陈雪燕带走了之后,大堂里面就安静了不少,估算着喂奶还需要不少的时间,牧云回到沙发上闭上了眼睛。

  期间,陈雪燕再次回到了客厅,不过见到牧云正在休息,也不好去打扰,在吩咐佣人照看好牧云后,也是带大堂里面寻来一把椅子休息起来。

  牧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六点,是被一阵哭声吵醒的,睁开眼的时候正好看见一位奶妈抱着牧渔匆匆往牧云的走来。

  她对牧渔已经是恐惧了,当真如牧云说讲,十个奶妈还真的不够。

  她是最后一位喂奶的,在她前面的九位奶妈已经被吸干了,轮到她的时候,抱着牧渔的手都是颤抖的,喂了一会,她便是再也撑不下去,抱着牧云走了出来。

  “牧渔大师,您看要不要在找几位奶妈来。”在一旁,陈雪燕问道,她也是从奶妈那里知道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不用了,喝太多不好。”牧云苦笑,别说是几位,就算是十几位也没用。

  “行了啊,今天就到这里了,以后在吃。”将牧渔抱了过来,牧云哄着。

  说来也是奇怪,明明哭得那么厉害,在牧云这么一哄后,牧云便是消停了下来,那水汪汪的眸子看了牧云一眼后,便是睡了起来,看得一旁的陈雪燕几人啧啧称奇。

  她们都是有孩子的人,当年她们带孩子的时候可没有那么轻松。

  主要的酬劳已经收到,牧云也就没了在留这里的必要,和陈雪燕拿完剩下的酬劳之后,牧云便是返回了茶具店。

  值得一说的是,本来牧云说是十万,可陈雪燕给的却是一百万,本来牧云是推辞的,但陈雪燕一句,我女儿的性命是无价的,便是把牧云的嘴给堵住了。

  陈雪燕的家境看起来也不是缺点钱的人,牧云最后给了陈雪燕一张护符之后,便是心安理得的收下了这一百万。

  陈雪燕派专车送的牧云,当牧云回到茶具店的时候不过七点钟,上班族才开始上班。

  也没有洗漱,牧云走进店内,便是把大门一关,然后再将背带取下,连同背带里面的牧渔挂在了墙上,然后便是躺在了屏风后的木床上,睡了过去。

  晚上,吃过饭后牧云坐在了茶具店前堂的沙发上,牧渔在他的怀里。

  茶具店所在的位置是在闹市的后面,虽然这个时间段大多数人吃过饭后都会出来逛街什么的,但在茶具店所在的这条街上并没有多少人,闲着无事,牧云拿出手机逛起了起了贴吧。

  实际上,每天饭后逛一逛贴吧这是牧云的习惯,为了打发时间,也是为了寻找活干。

  牧云打开的贴吧名字叫做“灵异吧”,这里面都是有关于鬼怪的帖子,什么民间鬼怪故事,什么自身所经历过的灵异事件什么的。

  这么多帖子里面,牧云只会点开一种帖子,那就是有关精怪和神鬼消息的帖子。

  从这种类型的帖子当中,他能够知道哪个地方有灵异事件发生,然后推断从是否有活可干。

  但在贴吧里面得到的信息大多都是假的,对于这点牧云绝对是深有体会,好几次前往帖子中所记述的地方查探后才知道,帖子中的内容根本就是人编出来。

  不过牧云对此也不在意,没事情总比有事情好,再者,根本就不在乎是否有活干,他只是想去确认一下帖子中的妖怪鬼物是不是那个人而已。

 

X

扫一扫,查看手机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