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拇指团阅读小说网!手机版

您的位置 : 拇指阅读 > 资讯 > 言情 > 如果深爱是囚牢方锦华宋亦森

如果深爱是囚牢方锦华宋亦森

时间:2018-06-28 23:02:36来源:拇指阅读

如果深爱是囚牢叶纯熙

如果深爱是囚牢叶纯熙

来源:栀子欢作者: 叶纯熙分类: 言情

叶纯熙所著小说《如果深爱是囚牢》、主角方锦华,宋亦森在线阅读。哪怕身体我无法控制,心从始至终都在你的身上,既然无法...

在线阅读

《如果深爱是囚牢》是叶纯熙最新创作的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主角方锦华宋亦森的爱情故事。本文提供小说第11章试读:看着躺在床上的弟弟,我直到自己错了,如果不是我坚持要爱情,他也不会如这般苟延残喘的生活......

>>>《如果深爱是囚牢》在线阅读<<<

《如果深爱是囚牢》节选免费试读

他已经这样在床上躺了整整两年了,同龄的孩子这个时候都在学校里无忧无虑的读书,叛逆的还可以谈一场浪漫的恋爱,可是锦年却只能终日待在医院里,甚至大多数时候都必须依靠呼吸机苟延残喘。

而让他变成这样的人是我,是我这个不称职的姐姐,如果当年我没有在爱情和亲人面前,毅然决然的选择爱情,也许锦年现在就不会是这样。

我记得那是个雨夜,当时雨下的特别大,我和男朋友江池准备趁着大雨的时候赶去舟山,听说在雨夜后的清晨,山上会有彩虹,只要在彩虹下许愿,愿望就能成真。

可当时雨实在是太大了,雨刮器几乎都来不及挂掉落下的雨滴,忽然远方一辆半挂车迎面驶来,在躲避那辆半挂车的时候,江池猛打方向,车子一滑不小心撞到了什么东西。

我当时压根就不知道他撞到了什么,我想下车去看,他不让我跟过去,等到他再次上车后,整个人神情恍惚的很。

当时我问他是不是撞到人了?

他那么肯定的告诉我,没有,说是撞到了路边的油桶。

直到第二天有警察找到了我们,说是我们那辆车撞了一个女人,虽然命是救回来了,不过因为脑部遭受了重创,所以什么时候苏醒并不能确定,最坏的结果是可能永远都醒不过来。

江池的学习很好,还没毕业就已经拿到了澳洲的录取通知书,如果这个时候他出了任何差池,那么他的人生也就毁了。

而我不同,从小就爹不疼,娘不要的,虽然有一个弟弟,但我是那么的爱江池,陷入爱情里的女人智商都为零,所以为了他愿意牺牲一切。

替他顶包入狱后,我才知道我们当晚开车撞到的人是宋亦森的女朋友叶梓欣,而他再知道肇事者是我后,特别关照监狱里的人,每天都拳脚伺候着我。

就这样我咬着牙熬过了一个又一个夜晚……

等我出来之后,才知道锦年出了事儿,他在来探监的途中被车撞了,虽然抢救过来了,但却也因此患上了渐冻症,以至于清醒的时候很少,大多数时候都像个活死人一样躺在病床上。

而所谓的真爱,早在我入狱的前一个月去了澳洲留学,从此之后我的人生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本来方振宇二婚之后就不待见我和锦年,后来知道我出事儿之后,他更是对我和锦年嗤之以鼻。

如果当时他能尽一个父亲的责任,能早一点帮锦年找最好的医生,也许锦年的情况也不会像现在这样的糟糕。

“小年,对不起,是姐姐不好,是姐姐没用,是姐姐害了你……”我哽咽着继续道:“如果当年我没有那么傻,没有为了所谓的真爱离开你,也许你现在还是当初那样生龙活虎,这一切都是姐姐的错,我知道你恨我,所以你故意用这种手段来报复我,让我活在难受和自责当中,可是小年,姐姐现在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所以求你不要离开姐姐,如果连你都离开了姐姐,那姐姐也没有办法可以活下去了,小年求求你快点醒过来好不好?小年,求你醒过来……”

我的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不断的往下掉落着,一旁的呼吸机发出“滴滴滴”的声音,让本是寂静的病房,更是平添了一份死寂。

“别自责了,锦年一定会挺过来的,两年了,他每一次不都是安然地从鬼门关回来了吗,所以这一次他也一定会醒过来的,放心吧。”苏向北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我的身后,他单手搭在我肩膀上安慰着我,“他刚从鬼门关回来一趟,让他好好休息吧,而且我看你脸色也不是太好,要不你回去休息一会儿,等调养好精神再过来看他。”

“不,我要陪着小年,我要亲眼看着他醒过来。”说着,我便又握紧了些锦年的手,生怕自己一松开,他就会消失不见。

苏向北并没有放弃,他从我的身后绕到了我的面前,然后高大的身躯缓缓蹲下,并且将我的手从锦年的手中挪开,紧紧地握住,“锦华,听我的,毕竟锦年还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而且你也不想他一醒来就看到你这副憔悴不堪的样子,让他担心吧?我答应你会替你在这里照看着他,等他醒过来我一定会第一时间给打电话,嗯?”

迎着苏向北真挚的目光,我到底是没了拒绝的勇气,况且他说的对,万一锦年醒来后,看到我这副憔悴不堪的模样,肯定还要替我担心。

“那好吧,但苏医生你一定要在锦年醒过来的第一时间通知我。”我紧紧地握住他的手,在我看来他就是锦年唯一的救命稻草,这两年如果不是他,锦年估计也不会坚持到现在。

“放心吧。”苏向北稍许的收紧我的手,徐徐站起身后,扶着我站了起来,“来,我送你出去。”

出病房后,我有些不适地调整了下体姿,昨晚弄的太狠,直到现在我还能隐隐感觉到双腿间的颤抖,一个没踩稳,身体陡然往一边倾斜过去。

这个时候苏向北急忙地伸手抱住了我,“锦华你没事吧?”

“没,可能是没休息好。”急忙地从苏向北的怀里退出,站定后,我强颜欢笑道:“好了啦,就送到这里吧,你也挺忙的,回去吧。”

“要不我送你回去吧,反正医院这边……”

不等苏向北的话说完,我便急忙打断,“不用的,我真没事儿。”我勾唇含笑推了他一下,“回去吧,电话联系。”

苏向北依旧两眼充忧地看着我,直到我再次从他挥了挥手,他才慢慢地转身往病房走去。

看着苏向北的身影,我松了一口莫名的气,伸手轻抚着自己的胳膊,心尖漫过一丝酸疼。

我缓过神来的时候,转身这才发现一个熟悉的声音正站在我的不远处。

只是随意一瞥,目光却再难移开。

面前的那个男人就是属于那种让人看一眼就很难忘掉的英俊男人,偏生又丝毫不失硬朗,更何况我们已经有无数个夜晚坦诚相待过。

只是他眼底的不屑让我有些不自在。

慌忙地收回自己的视线后,我垂下脑袋,紧接着迈进了电梯,当电梯门缓缓合上的时候,突然伸进来一个胳膊,紧接着电梯门完全打开,宋亦森那张冷峻的脸再次完美的呈现在了我的面前。

他似有意无意地给了一个眼神后,也跟着迈进电梯。

我微微凝眉,脚下的步子不自觉地挪向了拐角。

X

扫一扫,查看手机端!